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小卒修仙传 > 第九章 脱胎换骨

第九章 脱胎换骨

    刘源这一个月倒是过得顺风顺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又惹了一个大麻烦。

    得到了狸奴送的这笔财富后,他先是服用了第一颗洗髓丸,虽然有许多难受的症状,上吐下泻了一整天,接着又陆陆续续排出了很多腥臭的“汗液”。在小溪中冲刷一番之后,他觉得神清气爽,从内到外的好像换了一个人,甚至连脑筋也似乎灵活了许多。凝神体会时,脑中多了一股股清凉的灵气,如同醍醐灌顶般的浸润了一个又一个区域,还激活了许多未知的区域,唤醒了一些沉睡的区域,打通了一些阻塞的区域。

    痛快!

    洗髓丸果然如传说中一般不凡,有脱胎换骨的奇效。

    刘源运功内视,发现自己的伪灵根也产生了一些变化,虽然仍旧是伪灵根,但更加茁壮和葱郁,充满生机,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的。

    他的修为也突飞猛进的上了一个台阶,从炼气五级后期一下子突破到六级,并直接来到了炼气六级的中后段,甚至隐隐有要突破的感觉。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洗髓丸对体质和经脉的洗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体现出来好处。

    目前最明显的好处是灵气的凝聚速度又增加了一成。而且在体内运行的灵气精纯程度也远胜从前,不再那么杂乱无章。假如穆远笛这次再摆出聚灵阵,想必就不会觉得刘源那股灵气是不可接受了。其实,刘源体内灵力的提纯也有一部分是穆远笛那次在坐忘台聚灵的功劳。

    他自己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天大的好处不知不觉发生了。小文祖传的那件古宝护符当时抽离出了一部分灵性的存在。倒霉的是,当这个灵性种子想要回归的时候却被盛怒之下的穆远笛一下子给逼进了刘源体内。它的境界远超刘源的修为,本来是难以驯服化为己用的。于是,它在刘源体内背井离乡的待着有点不情不愿,一直蠢蠢欲动妄图抵抗着融合。

    但还没过多久,这灵性种子又撞上了刘源的洗髓过程,于是这次它也搭了个顺风车,一起得到了洗练。小文继承的古宝身怀灵性,孕育到今天也是经历了悠久的岁月,自然在岁月的长河中也积累了一些陈旧的气息难以除去,这次洗髓也令它焕然一新,好像重生了一般。

    至此,这份来历不凡的灵性种子总算有了第一份归属感,也从此上了刘源这条贼船。

    还算幸运。

    ……

    “太幸运了吧!!”

    说话的是任峰,他在几日后来找刘源,看到这一大笔夸张的宝贝,他那张大的嘴就一直没合上过。

    “洗髓丸!培元丹!还有中品飞剑!你去送个破书就有这么一堆奖励?”

    “可能峰主那天心情好吧,”刘源心想,事实可能正好相反。

    “真的吗?我不信。有时候我真的怀疑,那位穆远笛……”任峰靠近他,压低了声音,“是不是对你有点意思?”

    “此事绝无可能。”刘源苦笑,他没有告诉任峰那个坏消息,自己承受就好了,没必要让好友担心。

    “那……”任峰又开始发挥想象力,“那就是另外有人看上你了,一定是任小文。对,这样就说的通了。穆前辈是想给小文提前找个归宿。”

    “我警告你啊,你现在越来越不着调了。”刘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多少有点异样的情绪。

    “想想也是,任小文是什么身份地位,咋可能跟你有关系呢。你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任峰口无遮拦,总喜欢说这种欠揍的话,但也都是大实话。<div id='gc1' class='gcontent1'><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ggauto();} catch(ex){}</script></div>

    “那你就说说,她任小文到底是什么身份,”刘源非常不爽。

    “这你可问对人了,她家和我还有点亲戚关系呢,”任峰没有注意到刘源的异常语气,他往自己身上一指,不无骄傲的说,“她的事情我最熟,小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过……”

    任峰别的本事不行,口才倒是一流,听着他唾沫横飞的一五一十道来,刘源也明白了大概。

    果然是天之骄女。

    任小文出身任家嫡系,名门之后,叔祖就是天炉峰峰主任千崇。她从小就在修炼上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八岁开光为天灵根,十岁洗髓,十二岁达到炼气期大圆满,十三岁筑基成功,惊艳整个宗门,之后轻松进入天琴峰,成为穆远笛座下直系弟子,现在刚刚十五岁已突破到筑基期二级,现在已经是新一代弟子中的翘楚。一路走来都像是开挂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主角光环吧。

    刘源不得不承认,人和人从出生起就拉开了差距,而且这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想当年,我还揪过她的羊角小辫呢,”任峰津津有味的回忆道,“希望以后她能罩着我一点……”

    “好了闭嘴吧,我要专心修炼了,以后你也少来找我玩。”刘源突然莫名其妙的抛出这么一句,就头也不回的去了山谷中灵气充沛的某处,盘腿坐下开始了静坐吐纳。

    任峰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许久,他才连连摇头叹气道,“这个家伙,哼!发财了就装高冷,果然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待他走后许久,刘源看似平静其实根本无心修炼,委屈、愤怒、颓然、不甘、无奈、各种情绪乱成了一锅粥。任小文的开挂人生顺风顺水,令人眼红,再想起三年后极有可能要面临的修为尽废,这两个巨大的反差深深刺痛了刘源的心。

    还有,那个穆远笛为何莫名其妙的找自己的麻烦。凭什么修为低下、灵力杂驳就没有了生存权,就连在角落里默默的躺平、混吃等死都身不由己?

    原因其实已不重要。

    弱,就是原罪。

    一个无名小卒,没有争辩的权利,更没有什么选择权。

    无论在哪个时空,这些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日头渐渐西沉,他终于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小溪叮叮咚咚的从谷中高处流下,在石头上溅起晶莹的水花;自己的小屋永远在那里、永远沉默不语;地上几只蚂蚁互相触碰着触角,然后一起去追赶蚂蚁大部队。

    在他的眼中,一切的一切突然都那么合理,都遵循着亘古不变的法则。

    他刘源呢?

    如果修为尽废不是个合理的解释,他刘源自要去拼出一个新的归宿!

    谷中风起,一片枯叶随风飘落,身不由己的左右摇摆着,最后落在脚边。

    刘源看着脚下,还有最后一只蚂蚁磕磕绊绊的穿过枯叶杂草,终于跟上了蚂蚁大部队。他心中若有所动,暗暗的立誓道:

    我也一定会在这个时空中找到自己的路。

    任小文有她的阳关大道。

    穆远笛有她的强者之道。

    我、刘源,也要有属于自己的道。
新书推荐: 共享天赋:诸天他我都是莽夫 乔予薄寒时的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带着金毛穿越了 大夏第一神探:楚红楼传奇 握紧江山 原神:贵为魔神却是重生浪子 重回五岁意外开挂小姑娘她杀疯了 殃君 快穿:强批宿主她人美心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