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小卒修仙传 > 第七十七章 拒绝一品

第七十七章 拒绝一品

    “一品堂?”

    任长老口中这个外姓弟子的最好去处,刘源的确没听过。

    “你未曾听过一品堂那也并不奇怪,”任右堂开始向他详细的解释起来。

    在主峰中,也时不时的会出现天赋异禀的外姓弟子,但是进入到筑基期、金丹期后,越来越高昂的修炼资源就成了瓶颈,想要保持修炼进度,往往需要背后势力的持续投入。这不是大多数外姓弟子能够承受的。

    于是任家和穆家也会时时关注那些鹤立鸡群的年轻外姓弟子,并吸收进一个组织中,该组织和各个主峰并不冲突,只是一个松散的、半公开的存在。这就是一品堂的由来。

    只要被认可吸纳到一品堂,修炼资源自然再也不用发愁,虽说可能比不上那些穆家任家的核心弟子,但也差不了太多。

    当然,这些优待自然不是白来的,两大家族势力额外拿出这笔资源也是有所图。外姓弟子其实是作为族中的“家臣”培养的,家族中若是有需要,他们必须听从差遣,不能违命。

    而且,这个从属关系乃是高于对各大主峰的义务的。

    刘源听到这里,热络的心渐渐冷了下来,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虽然对于其他外姓弟子来说,作为大族的家臣是个不错的归宿,任右堂所言非虚。但刘源更不喜欢被这种主仆关系所束缚。他要的是自由自在的修炼,哪怕这条道路崎岖坎坷的多。

    所以当刘源婉拒一品堂的邀约时,任右堂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有些生气,自己好意提携,没想到对方还不领情。

    “你回去再想想吧,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

    任右堂还是给了他一个后悔的机会。

    “回去?”

    回去哪里?说好的秘境呢?

    刘源心想,不答应你,秘境也不让我进了?这就是天青口中的公平长老?

    “这个……你可知天青的令牌乃是任家之物?”

    刘源想起天青的挪移令牌上的确有一个“任”字的符号。

    “家族分发的令牌,在原则上,”任长老加重了这几个字的语气,“只有族中弟子可用。除非是建立了明确的主仆关系,你可明白?”

    主仆关系?

    刘源心中压着一股火气,原来如此。

    他平复情绪,以稳定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用回去考虑了,现在就可以肯定,我拒绝加入一品堂。”

    ……

    凌天诸峰依旧高耸入云,万丈空中风声猎猎,刘源身后的天枢峰越来越远,他的的心也越来越冷。

    对于天青他是不怨的,也许她自己也没搞清楚家族里的诸多规矩限制,任长老他也不怨,人家也是秉公行事而已。

    那么应该怨谁呢?

    就怨自己实力不够吧。

    刘源暗暗握紧了拳头,激发灵力开始加速俯冲。

    ……

    两日后,柳燕识照例出现在刘源的洞府前。

    “你听过秘境试炼吗?”刘源一边给他“美容”,一边打听道。

    “还是让你知道了啊,挺快的嘛。不过我真心的奉劝你,立刻忘了就好,”柳燕识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秘境那是世家弟子玩的,能让咱们外姓进去的都是小秘境里的凡级,这么多年来,早就被搜刮干净了。”

    “除非当他们的看门狗是吧。”刘源心里的不满还没有完全平复。

    “你这么说也没错,”柳燕识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不瞒你说,我们柳家历来就是任家的家臣一脉。”

    “那……你不是要进入到一品堂?”<div id='gc1' class='gcontent1'><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ggauto();} catch(ex){}</script></div>

    “你连一品堂都知道?”柳燕识惊的跳了起来,连刘源的“美容”渡气都打断了。

    他的神色又黯淡下来,垂头丧气的说道,“不瞒你说,原本我们柳家给我安排的去处,其实就是这个一品堂。”

    “那你去吗?”

    “自然是不愿,去了就要终身效忠于任家,”柳燕识抬起头,眼中再度闪亮起来,“我只想自由自在的修行,追寻世间的美,无论走到哪一步,都无怨无悔。”

    “对!”

    柳燕识的慷慨宣言也说到刘源的心里去了,两人均有知己之感,不由得抚掌哈哈大笑,笑声穿出洞府,响彻山谷。

    接下来的几日,柳燕识来的更加频繁,对刘源更是完全信任,他还当着刘源的面尝试了自己在鉴灵珠上的修为。

    从鉴灵珠可以看到,此时柳燕识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筑基一阶,来到二阶初段,比刘源的一阶初段要高出不少。因为在突破筑基前,他已经在炼气期大圆满阶段停留了很久,故而能够在短时间内再度一举突破。

    而他的灵根品级是地阶上品,仅次于天阶而已,可谓是天赋异禀。而且他并不是寻常的五行属性,在鉴灵珠中可以看到其线条的颜色是一道妖艳的粉色,令人称奇。

    “你这属于异灵根了吧,粉色是什么属性?”

    “我自从开灵就是如此,族中前辈也说不出个名堂,”柳燕识得意的说,“所以,柳家还是很看重我的。只要我日后的修为进境能够赶上那些世家弟子,就有底气拒绝族中的安排。”

    又过了几日,再度测试时,刘源发现自己的修为增进速度竟是比柳燕识还要高些。

    按照柳燕识的灵根品级,其灵气吸收速度大约高出刘源一倍,但刘源的分体虽然说达不到和本体一样,也有其七成,就把这个差距补回来许多。而且刚刚培养的本命元神蚁也在吸收着灵气,并通过元灵归心术反哺刘源,这样反而比柳燕识还要快。

    二人既然都不藏私,刘源也把自己的分体修炼和盘托出,只是唯独没有提及元神蚁的开灵,这个太也超出认知了,连他自己都还没确定。

    “如此早的修炼出分身是你的大造化,不过千万要小心分神噬主,”柳燕识毕竟还是有些见识,郑重的提醒道。

    刘源心里凛然,任敬宗也提到过这个问题,看来真当好好重视。

    之后照例是刘源帮柳燕识渡气“美容”,后者带刘源练功切磋,二人各有收获。

    又过了一个月,百宝阁中运营的阴髓买卖拿到了首月的进项,由于略低于市场价,品质又是丝毫不差,这个月共卖出百余块上品阴髓,生意火爆。按照五百一块的平均价格,收益竟有五万多灵石。

    柳燕识告诉刘源的那一刻,他当真有点失神。

    “想不到你竟然囤积了上百枚阴髓,这一个月就卖了五万多,除去你收购的四万成本,再扣掉数百灵石的店租和傀儡掌柜费用,”柳燕识眉飞色舞的帮他计算,“那么每个月也有一万灵石的纯利。”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刘源的阴髓全是自己挖的,成本等于零。这个月他就一下子拿到了五万的灵石。

    “按道理该给你也分成,”刘源没告诉他矿脉的事,有点过意不去。他分出一大堆灵石。

    “快请休提。”柳燕识连忙妩媚的摆手拒绝,他摸了摸越发光滑的脸蛋,“话说回来,我倒该欠你天大的人情才是。”

    他一把推开刘源的这堆灵石,反而从怀里拿出一物,

    “此物我算计了月余,终于到手,”柳燕识看着手中瓶子,叹道,“这瓶定心丹也算能够还你一半人情。”
新书推荐: 乔予薄寒时的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带着金毛穿越了 大夏第一神探:楚红楼传奇 握紧江山 原神:贵为魔神却是重生浪子 重回五岁意外开挂小姑娘她杀疯了 殃君 快穿:强批宿主她人美心善 七零:炮灰带着显眼包系统开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