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恋综

    三面镜子所环绕的练习室内,姜满梨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突然间,音乐响起,她开始舞动。她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每一个转身、每一个跃起都充满了力量与优雅。她的身体如同画中的线条,随着音乐的节奏不断舞动、延伸、旋转。

    “啪啪啪啪”掌声响起,站在一旁的舞蹈老师对她的舞蹈很满意,“不错,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了。”

    姜满梨站在熠熠生辉的灯光下,面庞被映照得如玉般剔透。她的眼眸中闪烁着自信和坚定,那是她特有的光芒,也是她对舞蹈的坚定信念。

    “谢谢老师,我会继续努力的。”

    舞蹈老师心疼地望着她,“再努力也要注意休息,小心旧伤复发。”

    姜满梨眼睛闪烁不定,含糊其辞:“我知道了。”

    待舞蹈老师离开后,姜满梨才收起笑意背靠镜子慢慢滑落在地上,按压着已经犯痛的右腿膝盖。

    她的指尖紧紧地按在疼痛的部位,试图减缓那种尖锐的疼痛。但这样的疼痛仿佛在提醒她,她已经到了极限。

    “满梨,你还好吗?”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她的经纪人珂姐。

    姜满梨微微笑了笑,尽管疼痛让她的笑容有些僵硬,“我没事,珂姐。”

    苏珂走过来,看到她痛苦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你看你,都说让你多休息一段时间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复查?”

    “不需要。”姜满梨咬紧了牙关,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站起来。她的右腿膝盖传来一阵剧痛,但她只是轻轻地皱眉,然后开始活动身体。

    “我有分寸的。”她对苏珂笑了笑,“通告替我接了吗?”

    苏珂来找她就是因为通告这个事,“我现在尽量给你筛选相对轻松的工作,避免你再二次受伤。”

    话锋一转,“不过,让你参加一档以恋爱为主的旅行综艺怕你多少会受到舆论影响。”

    姜满梨方才将自己的包收拾好,堪堪只听到珂姐的后半句话,她随口就接下了。

    “没关系的,我只担心这么长时间没有露面,我的粉丝会不高兴。”

    自从年初Aurora团体演唱会结束后,姜满梨旧伤复发至今已经将近三个月没有接通告了。她的粉丝们在她的微博私信里问她,每天不曾停歇。

    恰好公司最近给她们发新专辑,苏珂索性就想先给姜满梨安排一个通告顺带预热一番。

    “行吧,既然你没意见,那我就回复给节目组了。”苏珂见她同意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的练习也够了,我先送你回家。”

    姜满梨背好包,乖巧地点头。

    —

    随着航班的降落,机舱门打开,粉丝们立刻兴奋地尖叫起来,挥舞着自制的手幅,他们的偶像即将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贺逞!贺逞!”

    被粉丝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男人,压低自己的帽檐走进黑色的保姆车。

    车内灯光昏暗,只开了前座的灯。灯光下,他下颌线条分明匀称,嘴唇线条修长饱满。眉宇间流露出疲惫和无力,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人心。

    坐在驾驶座的尤劲透过镜子瞥他一眼,出声宽慰他:“你也知道,你最近合约要到期。公司那边知道你不会续约,所以就给你接下这些有的没的通告来榨干你最后带来的利益。”

    贺逞头靠后调整一个舒服的位置,他哑着声线开口:“所以,公司又给我接下了什么通告?”

    这几日贺逞连轴转,国内国外到处飞,累得嗓子都哑了。

    尤劲有些心虚,“是一档以旅游为主的…恋综。”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呵-”贺逞瞳孔骤然一缩,眉宇间透露出厌恶感。“还真会压榨,就连这种节目也敢接。”

    尤劲作为贺逞的经纪人,最是了解他的。他向来不会把这种话说在明面上的,可见他是对这个恋综十分排斥了。

    “其实《心跳之旅》这个节目挺不错的,每一季热度也挺高的。”尤劲在说这话的时候感受到了犀利的视线,硬着头皮接着讲:“而且没有什么大型活动,你就当是录制一个普通的旅行综艺呗。”

    贺逞揉捏着太阳穴,很是无语。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忍受这个没有眼力见的经纪人。

    “女嘉宾呢?具体安排了谁?”

    贺逞问了关键问题,他本身就很是抵制炒绯闻这种行为。录制了恋综以后,只怕绯闻会更多,他要提前做好准备规避风险。

    “这个嘛,导演组很是保密。不过啊,我听了一耳朵,据说会是Aurora女团成员之一。”

    贺逞歪头,拖长尾音思考一下:“Aurora?那是谁啊?”

    尤劲丝毫不意外他的反应,毕竟贺逞的眼里、心里、脑子里只有音乐和编曲。

    “Aurora,出道三年的三人女团,蝉联三年年度最佳女团。组合里三个成员发展都不错,但最具有话题度的还是姜满梨。”

    末了,尤劲开始感慨:“也不知道节目组能不能请到姜满梨,要是你能够和她搭档,那节目肯定爆了啊!”

    Aurora的三名成员,个个实力扛打。乔念作为队内队长,又是主唱参加过不少专业音乐节目。宋时微则是在演艺方面绽放,拿下过最具潜力新人奖。而队内年纪最小,被粉丝冠以“初恋女友”的姜满梨。是通过一档舞蹈选秀类节目脱颖而出后被签约,成功以女团身份出道。要论人气,她姜满梨才是队内的TOP!

    贺逞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够了啊,这个工作是在我解约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我不会再接其他的工作了。”

    尤劲缩了缩脖子,闷声道:“知道了。”

    保姆车稳稳停在停车场,贺逞走下车后无声地叹口气,难搞了。

    —

    姜满梨回到自己的家里,其实她们Aurora组合之前都是住在宿舍的。但是最近一年,成员的个人活动安排了之后,公司比较人性化。索性给她们三个人各自租了一间房在小区楼里,相隔也不远。

    于是当她回到家里后,意外发现组合里的两位姐姐已经等候在她的门口了。

    她小跑过去将房门解锁,眉眼带笑道,“两位姐姐今天怎么都来找我了?”

    乔念和宋时微摘下口罩,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是有话要对我说吗?”姜满梨给她们送去两杯温水,注意到她们两个表情不对。

    宋时微拿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乔念,示意由她来开口。

    乔念清清嗓子,斟酌一番说辞,“梨梨,你要是被威胁了你就告诉姐姐,不要自己硬抗。”

    “啊?”姜满梨被问得一头雾水,杏仁眼里满是困惑。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会被威胁啊?”

    宋时微抢先开口,“你这么长时间没有接通告,现在接下一个还是个恋综,你毕竟年纪小,我们肯定会担心你的。”

    姜满梨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由过度惊愕导致的。

    “不对,我没参加恋综啊?”她什么时候答应了,她不是只答应一个旅行类综艺吗?

    乔念和宋时微见她的样子,很是惊讶不像是撒谎,那就是真的不知情了?

    “你没看群里啊,珂姐把合同都发出来了。那么大的字,不像是假的。”乔念将手机递给她,屏幕显示着群聊记录。

    姜满梨接过手机,看着电子合同,瞳孔瞬间睁大。

    “《心跳之旅》是一档由男女嘉宾共同模拟恋爱,进行旅游的综艺。”

    她呼吸一滞,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手机。

    只听她哀嚎一声,精致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不是吧,我居然没有将珂姐的话给听全,我只听见了旅游两个字,就以为是个旅游节目。”

    姜满梨扑进宋时微的怀里,委屈撒娇起来。

    宋时微估计早就知道是个乌龙,神情淡然地揉揉她的小脑袋。“你呀,空耳大师一个。随口就答应,也不知道问问我和念姐。”

    乔念出声附和,“是啊,你本来男粉就比较多。突然要参加恋综,保不齐会引起舆论的。”

    姜满梨盯着刚刚乱蹭弄乱的头发,哭丧着小脸,“难怪当时珂姐那样说,我还没有太当回事儿,结果事实是这样的。”

    宋时微拦住她的肩,柔声道:“别担心了,你是个社恐,大不了就‘微笑点头嗯’呗。”

    别看姜满梨现在哼哼唧唧对着她们两个撒娇,实际上在陌生人面前妥妥一个i人,只会回答“嗯”的那种。所以她们两个当姐姐的,很是担心。

    姜满梨面如死灰地坐在那里,任由两个姐姐给她顺毛。她古井无波的眼眸中漾出一丝波澜。

    “你们说,我要是现在和珂姐说,我不接这个通告,她会不会同意啊?”

    乔念很是微妙的笑了一下,“多多少少,不会同意的。”

    “要不两位姐姐发发慈悲,替我去参加这个节目。”姜满梨开始发挥自己作为忙内的优势了,可爱加撒娇攻势。

    刚才还在给她温柔顺毛的手,瞬间从她身上撤回。姜满梨瞬间委屈起来,“两位姐姐,这就没爱了。”

    宋时微搓搓鼻子,“不是没爱了,只是姐的情况你也知道。我要是参加恋综,那就变成吐槽大会了。”

    她的话也对,微微姐哪里都好就是长了一张嘴。

    “打住!”乔念率先挡住她的视线,“我要是去恋综了,我男朋友那里还得了。”

    乔念前不久和她的白月光初恋和好了,那叫一个甜蜜的嘞。

    “所以,这就是我的命了吗?那你们还来问我干嘛?”姜满梨现在满身都是哀怨分子。

    宋时微捏捏她脸上的软肉,“我们只是好奇,外加给你提供一点精神支援。”

    她真的会谢!

    送走她们之后,姜满梨如释重负般瘫在床上。

    身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有消息弹了出来,是珂姐。

    珂姐:【节目组那边已经敲定时间了,后天上午拍摄海报,下午再去家里录制一下素材,大后天正式开拍。】

    姜满梨看完消息,神情有些飘忽,索性摁灭手机暂时不回复。

    她开始在脑中复盘今天这极具戏剧性的一切,她怎么当时就空耳了呢?真是造孽!

    —

    第二天中午,在火锅店的包厢里姜满梨左手撑着脸,百无聊赖地用食指敲打着桌子。

    “梨梨,梨梨,我来了。”一名中长发的女生推门进来,柳缨穿着时尚而又简单,化着精致而又温柔的妆容,气质迷人。

    “好哇,你不仅来迟了,居然还化妆了。”姜满梨娇嗔地给了她一个小拳拳。

    柳缨笑意盈盈,不做任何抵抗。“话说,怎么突然找我吃饭了?伤好点了吗?”

    柳缨是她的大学室友,当初姜满梨还陪着她报名参加了舞蹈比赛。只不过最后是姜满梨得了冠军,之后就签约出道了。好在柳缨实力也不错,大学毕业后也签下了公司现在忙着拍戏呢。

    姜满梨胡乱应付,“也就那样吧。”

    柳缨笑笑拱着她的肩膀,“怎么了?怎么蔫蔫的?”

    她放下筷子擦擦嘴,“我听错了经纪人的话,结果要去录制一档恋综。”

    “你?去录制恋综?”柳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我拜托你了,有没有搞错啊?你这大学都没有过和男生交流的人,突然模拟恋爱?挺有趣的,我好想看。什么时候播,我一定充会员!”

    姜满梨没好气地白她一眼,“喂,还是不是好姐妹了?”

    柳缨强压下笑意,“好了,没事的。你也总要学会去克服吧,你总不能一辈子不谈恋爱吧?”

    “也不是因为这个,主要是我都不知道要和谁一起去旅行。万一对方是个脾气不好、又很事儿多、总是爱挑剔的人,那我怎么办?”

    姜满梨抗拒恋综的极大原因在于自己不会主动交流,总是选择隐身。所以她基本上不怎么录制综艺,就是录制也是有两位姐姐陪同,她才能够自然一点。

    “叮!”姜满梨的手机屏幕亮起,是微博的消息推送。她本想直接熄灭的,但是眼睛却瞄到:【@心跳之旅:比冬天先来到的是甜蜜浪漫的旅行,你准备好了吗?@贺逞】

    姜满梨瞳孔放大手一抖,筷子“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新书推荐: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 爆裂飞车之噬魇星匙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全网黑后,顶流哥哥带我种地翻红 末日:我囤百万物资打造最强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