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海报

    这个《心跳之路》节目组还真是会搞花活,官宣也不好好搞。邀请了三男三女,非要一条一条的官宣。还是分两天,今天好像是官宣男艺人。

    但海报是明天拍,节目组今天就开始宣传。还只是普通的艾特了人,没有任何配图,看来是要借贺逞的流量预热一番啊。

    姜满梨怎么都没想到像贺逞这种顶流偶像,居然会来参加恋综。

    “梨梨,你怎么了?”柳缨见她一直盯着手机。

    姜满梨收起手机,“没什么,就是明天上午要去拍海报。”

    约莫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人的火锅局也就结束了。柳缨还要回剧组,就早早离开了。

    姜满梨今日并没有让珂姐送她,正准备打车时,一辆宾利飞驰停在她的面前。

    看着熟悉的车牌,以及从车上下来的身形挺拔的男人。

    姜满梨略抬高了声音问:“哥,你怎么来了?”

    姜津竹也真是凑巧,刚才在等红灯时。看见路边等车的姜满梨,一开始他还觉得自己看错了,等车驶近后他才确定了下来。

    姜津竹轻扶眼镜,悠悠笑道:“只是路过,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到底是亲哥哥,姜满梨应下了。

    “不过,妈在车上,你….”姜津竹才想起来妹妹和母亲之间的矛盾很深。

    妈妈,姜满梨脚步一顿,一下子咬紧了嘴唇。

    十六岁那年,姜满梨还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直到她得到一个舞蹈比赛的冠军之后,一切都没了。

    父母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之后,便离婚了。

    母亲明确表示只要哥哥姜津竹的抚养权,之后的几年姜满梨都是跟着父亲生活。

    上一次见面还是两年前的年夜饭,尽管是不欢而散。但她却没有想到,自己会意外碰见母亲。

    正当姜满梨犹豫不决时,宋相茹摇下车窗,双眼阴凄凄地盯着她。

    “还发什么呆,打算让我去请你?”她冰凉的话语,让姜满梨不自觉地打了寒颤。

    姜津竹温柔扶上她的头,“没事的,我在呢。”

    或许是见她很抗拒,姜津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姜满梨这才挪动脚步。

    车子平稳行驶,宋相茹打量着姜满梨这头红不红,黑不黑的头发,很是嫌弃。

    “也不知道你爸怎么照顾你的,一点儿都没有女孩的样子,看看你的头发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姜满梨面上神色自若的看向窗外,实际上她的指甲紧紧地掐着手心,她担心自己克制不住情绪。

    宋相茹见她不为所动,心下的不满加重。“姜满梨,这就是你对妈妈说话的态度。之前教你的礼貌都白教了,妈妈问你话,你就要回答。”

    姜满梨吸了几口气,强忍下怒火,闭上双眼,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正常。“知道了,回头就把头发染黑。”

    尽管她心里不想妥协,但是事实证明妥协能让她耳边清净许多。

    见她服软,宋相茹这心里才好受些。她抬手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很随意地开口:“我还是那个问题,打算什么时候退圈。我可不想要一个在台上卖弄的女儿。”

    又是这样一番话,姜满梨倏地睁大双眼,心底积压的怒火克制不住了。她回过头眼神凶狠的瞪着,大声反驳她。

    “我也还是那一番话,死都不退圈。另外,我根本不在乎你要不要我这个女儿。”

    “你…”宋相茹见她这么不服管教,一气之下将自己的手提包砸向姜满梨

    “嘶…”

    宋相茹手提包上不知道别了什么锋利的东西,竟在她的脖颈处划下了一道伤痕。

    姜津竹听到声音,立刻将车停在了路边停车处。弯腰去察看姜满梨的情况,“梨梨,没事吧。”

    没等姜满梨开口,宋相茹却将姜津竹推开,眼神犀利地盯着她。

    “都是你那个爸,让你学什么跳舞。丢不丢人,一个女生在舞台上跳那种舞那不就是为了取悦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你倒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身为你的母亲,我都替你感到丢脸。”

    姜满梨在她靠近自己的一瞬间还天真的幻想她还是会关心自己的,最后呢,宋相茹还是这一番羞辱她的话。

    一种无力感蔓延至她的全身,姜满梨整好自己被打歪的帽子。没有说话,兀自推开车门离开。她要是再不离开,只怕她会被自己的亲妈羞辱到无地自容。

    “梨梨,梨梨。”姜津竹看出妹妹状态不好,解开安全带作势要追出去。

    宋相茹拉住他的手臂,“不许去,她自己做错事那就要承受一切的代价。”

    她顺手将自己的手提包捡了回来,见姜津竹还盯着姜满梨离开的方向,厉声道:“开车!”

    姜津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强势的人,妹妹又那么倔强。看来自己只好回头再找机会安慰妹妹了。

    每次她和母亲的见面,最后都是争吵收场,姜满梨神情恹恹地回到自己家里。

    像只猫儿一样蜷缩在沙发上,她只要想到母亲对她品头论足,她这叛逆的心思就压不住了。

    “珂姐,给我约个造型师,我要染发。”姜满梨她才不要听话呢,宋相茹不让自己做的,她偏要做。

    调音室内,贺逞头戴耳机,身体跟随着节奏韵律小幅度的摇动。他眉心微动,对这段音频相当满意。

    “贺逞,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半天。”尤劲打算找贺逞好好聊一聊恋综这件事。

    贺逞歪头扯下一只耳机,“什么事?”

    尤劲扯过椅子,在他身旁坐下,“明天上午呢,安排你们拍摄海报,你对人女嘉宾态度要好一点。”

    听到是这样的话,贺逞瞥他一眼后,烦躁的戴好耳机。

    看他那副样子,尤劲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这个工作就是公司纯纯恶心他的。

    他站起身,拍拍贺逞的肩膀。“还是不要闹的太难看了。”

    贺逞抬手捏捏眉心,舒缓自己的烦躁。

    ——

    翌日清晨,贺逞和尤劲按照时间来到节目组拍摄海报的摄影棚。

    负责接应他们的工作人员在门口等他们,见到贺逞本人后,笑得脸颊肉都挤满了,“贺老师,您来了。只不过现在另一位老师还没有来,您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

    贺逞点点头,面上滴水不漏。实则心里有些腹诽,他一向不是能够接受对方迟到。

    “你怎么一直丧着脸啊,难道你不好奇是自己和谁搭档吗?”尤劲也没有从工作人员口中得到些什么。

    贺逞仰头喝水,“对于迟到的人,丝毫不好奇。”话落,起身离开休息室。

    “你去哪里啊?一会儿就开拍了。”

    尤劲的话没有得到贺逞的回应,声音消散在空中。

    贺逞来到安全通道背倚着门,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微微偏过头点烟。

    他烟瘾不大,只在心烦意乱时想抽一根。

    “不好意思,来迟了。”因为路上堵车,姜满梨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晚了些。所以一到场就和各位老师们道歉。

    负责拍摄的摄影师先前和她合作过一次,还算认识,过来告诉她。“先去准备化妆吧,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准备拍摄。”

    姜满梨昨天下午心血来潮,将自己的长发染成了金色。化妆师见到她的那一刻,眼中充满了惊艳。

    “满梨这个发色,好适合你啊,像仙子一样。”

    这话可真不是恭维,姜满梨本就冷白,长相太过干净纯洁,绝对地纯正美人。杏仁眼含着盈盈水波,清澈透亮。现在一头金发,她的五官更是秀美出众。怪不得被称为“初恋女友”!

    姜满梨甜甜一笑,“谢谢。”

    化妆师迅速给她化好了妆,就等着工作人员将服装给送过来了。

    见宋时微在群里一条一条的消息逼问她,姜满梨离开休息室索性拨了个电话给她。

    宋时微很快接通,“梨梨,快告诉我,对方是谁啊?你到底是不是和贺逞搭档,我太好奇了。”

    姜满梨一边找一处清净的地方打电话,一边回应她,“别了吧,我只希望不要是贺逞,听说不太好相处。”

    她注意到拐角处的安全通道,朝那边走去。手已经按下把手,电话那旁的宋时微声音陡然拔高:“什么嘛,贺逞那么帅,身材好气质佳,高冷很正常。我只是好奇,他参加恋综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和贺逞搭档了,那你岂不是拱到了大白菜。”

    姜满梨踏进安全通道,闻言忍不住笑了,“我拱贺逞这棵白菜,那我不就是猪…….”

    声音戛然而止,姜满梨闻到了刺鼻的烟味,她下意识看向墙角。

    这才发现,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站在那里,注意到来人后,深邃黝黑的眼眸直勾勾的望着她。

    姜满梨认得他,是贺逞。

    在静谧长久的对视中,她不由自主地屏息,指尖微微蜷缩,周遭的空气纷纷冷却下来。

    片刻之后,姜满梨深吸口气,正欲开口打招呼却被烟味给呛到,“咳咳咳”,她忍不住咳出声。

    贺逞见她不舒服,便把手里的烟给掐了。

    “梨梨,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说你要拱贺逞那棵大白菜,然后呢?”宋时微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在安静的环境中十分突出。

    姜满梨脸色爆红,手忙脚乱地就把电话给挂了。荒唐,她什么时候说要拱贺逞这棵白菜了,姐妹慎言!

    收好手机后,姜满梨不敢抬头看贺逞。她知道贺逞肯定听到了宋时微的话,估计正幸灾乐祸的等她开口呢。

    贺逞伸手将门给关起来,拉近和姜满梨之间的距离。略微弯腰,嘴角弧度加深,懒洋洋地问她:“我想知道,你想怎么拱我这棵大白菜?”

    姜满梨感受到贺逞周身的压迫感,她的脚趾头快要在地上抠出一套三室一厅了。

    怎么就那么巧,偏偏她的搭档就是不好相处的贺逞;偏偏她推开门就遇到了贺逞;偏偏她和宋时微的话就被贺逞给听到了,怎么就会是他呢?

    姜满梨见贺逞这幅不听到她的回复不罢休的神情,只好硬着头皮说:“不敢,我怎么敢肖想您这棵翡翠白菜呢?”

    当着人家的面议论人家,怎么都是不对的。

    贺逞垂眸轻笑,还知道讨好他,夸他是翡翠白菜。他后退两步,和她拉开距离,询问她:“你先回去…还”

    他的“还”字就在嘴边没有讲出来,姜满梨抬起头急不可待地说了声“好!”

    而后拉开门,风风火火地径直跑走了,很快消失在走廊上。

    贺逞没想到姜满梨动作这么迅速,愣了下,随即歪着脑袋低笑几声。

    这下,他对这个恋综可是充满了期待。

    姜满梨落荒而逃,飞速跑回到休息室。

    苏珂见她回来了,兴致盎然道:“我刚刚打探了一圈,你的搭档是贺逞。虽说他的人是冷了点,但是他的流量高啊。估计导演组是把这季节目的爆点放在你俩身上了。”

    姜满梨一副惊魂未定,根本听不到珂姐讲话,呆呆的回应:“好。”

    苏珂注意她眼神呆滞,这孩子又是怎么了,好什么呀。

    这时,工作人员将拍摄时要穿的衣服送了过来。姜满梨这才换好衣服前往摄影棚,等她到的时候贺逞已经到了,就站在距离她两米处。

    他们这一组的风格是甜美系,姜满梨身穿裸粉色吊带中长裙,金发微卷垂在肩上,水晶高跟鞋衬出她的腿细长而白洁。

    贺逞俨然是同色系的衬衣,下身是白色的裤子,黑发碎碎的盖在额前,少年感十足。

    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一不感慨,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多么令人赏心悦目。

    半个小时后,拍摄结束。修片师手速飞快,很快《心跳之旅》节目组就在微博上官宣了最后一对“历程”CP。

    @心跳之旅:【是微风,是晚霞,是心跳,是无可替代!@贺逞 @姜满梨 】

    今天之前,《心跳之旅》全阵容的三对嘉宾全部已官宣。昨天看到贺逞的名字,粉丝还以为是恶搞,不以为然。结果看到自家正主转发了这条微博,她们才不得已接受贺逞录制恋综的噩耗。

    ——我是瞎了吗?贺逞上心跳之旅?

    ——@贺逞是你被盗号了对吧?

    ——与其相信贺逞上恋综,不如相信男人生孩子。

    ——没事吧,梨梨才多大?参加恋综?

    ——就很荒唐,三个月不安排资源,现在让梨梨上恋综,公司搞什么啊?

新书推荐: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 爆裂飞车之噬魇星匙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全网黑后,顶流哥哥带我种地翻红 末日:我囤百万物资打造最强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