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录制

    同样崩溃的不止是贺逞的粉丝,还有姜满梨的粉丝。两家粉丝看不惯对方,互不相让争执起来。

    #贺逞姜满梨官宣恋综#登上了热搜词条。不明所以的路人倒是觉得有点意思。

    ——姜满梨和贺逞,甜妹配拽哥。

    ——两人的颜值绝了,好想看节目啊!

    ——他们两个都是偶像,好想看他们两个battle场面啊。

    ……

    姜满梨拧着眉,一下一下地刷着微博。珂姐说的对,果然会引起舆论。

    她今天在贺逞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往后的节目她该以怎样的姿态来面对他呢?

    “唉~”想到这里姜满梨的头就疼,深深叹口气。

    苏珂注意到后座的姜满梨情绪低落,出声问:“梨梨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姜满梨迎上她的目光,嘴角无奈地上扬,又是一声叹气。

    “怪我自己啊,命不好。”

    “命哪里不好了,你这次搭档的可是贺逞,多少人想和他合作呢?”

    姜满梨撇嘴,哭唧唧:“反正我不想。”

    苏珂不清楚其中的原委,当她是社恐害怕。将她送回家时,忍不住叮嘱她几句:“大概晚上,节目组会来录制素材,你不要忘了。”

    姜满梨点头,“我知道了。”

    到家之后,她先是把家里收拾干净,看起来整洁点。节目组还没有告知她旅行的地点,收拾行李完全无从下手啊?

    按照时间,导演组来到她家门口。

    “快请进,快请进。”姜满梨看着为首的女导演,动作中自在了不少。

    导演示意摄影师架好机位,“那满梨就坐在这里吧,我们准备开始吧。”

    姜满梨按照指示坐下,因为知道要采访,所以拍摄回来后她并没有着急卸妆,在镜头前还是要精致点。

    导演见她准备好了,问她第一个问题:“知道你要上恋综,你的粉丝们都对你十分的担心,这是为什么?”

    姜满梨愣了一瞬,不好意思的笑笑,“主要因为我是个社恐,又很少录制节目的原因吧。”

    说完,她还思索片刻觉得自己的回答很中规中矩。

    导演笑了笑,继续说:“那么我们很期待你摆脱掉社恐,第二个问题,对你的心跳搭档有没有什么期待?”

    姜满梨眉头微动,心跳搭档?完全心梗了,OK?她略微尴尬地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斟酌着说:“对于搭档吧,我其实随缘。我主要是享受这个旅行,多个旅行搭子而已。”

    导演忍俊不禁问她:“所以在你看来,贺逞只是你的旅行搭子?”

    她微微一愣,非常认真的点头:“是的,我相信贺逞也是这么觉得的。”

    导演神色怪异,贺逞觉不觉得她不知道,但是姜满梨是很明显的表现出自己只在意旅行不在意模拟恋爱的样子,这可不行。

    导演紧急修改问题,“可是我们毕竟是一档恋综,还是应该多关注和贺逞之间的恋爱互动。”

    “谁和贺逞恋爱互动?我?”姜满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提前打好预防针,我觉得你们要失望了。”

    如果今天没有发生那档子事,说不定她还有能力模拟恋爱。但是现在贺逞觉得自己动机不纯,按照他的性格,不得嫌弃死她,怎么还会和她模拟恋爱呢?

    导演对自己的眼光很自信,“还没有开始旅行呢,以后的事情还不确定呢?”

    “那我们的第一站是在哪里?我也好准备行李。”姜满梨一直好奇这个问题。

    导演低着头不知道在手机上敲打什么,片刻后告诉她:“第一站首先交由男嘉宾抽取。贺逞所抽取的地点是北城,所以明天你们旅行的第一站就在本市。”

    姜满梨没有立即开口,她那清澈的眼眸中充满了无语,嘴角不受控地后咧。

    导演见她这么搞怪的模样,笑出声来:“好的,我们继续最后一个问题,旅行中有什么期待搭档对自己做的事情?”

    姜满梨双眼睁大,问题不简单啊,“有的话,可以实现吗?”

    导演点头,“可以实现。”

    这下她可来劲了,得给自己挣点面子。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她率先就笑出来。

    “想看贺逞跳女团舞,或者比较性感的舞蹈。”

    导演被她的提议引起了兴趣,“可以可以,我觉得这个很不错。”

    突然间,正在接受采访的贺逞,后背一阵发冷。他转过头,“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他扯过卫生纸掩住鼻子,难道是前段时间到处飞,感冒了?

    殊不知是千里之外的姜满梨,给他准备的一个惊喜。

    —

    结束《心跳之旅》的采访后,姜满梨卸了妆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今天这一天太累了。

    正当她躺在床上放空自己时,柳缨的电话打了过来。

    “梨梨,你居然是和贺逞一起录制恋综?”

    不知道为什么,姜满梨听到她的这句话感觉怪怪的,不像是疑问而是在指责她一样。

    姜满梨摸不清头绪问她:“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还有你的语气怎么怪怪的?”

    柳缨那边沉寂几秒后说道:“没有怪怪的,我只是太惊讶了而已,就是这样。”

    柳缨越是这样,姜满梨反而觉得她更奇怪了。但她具体说不出来,索性也就装作不在意了。

    她没有说话,柳缨那边率先开口:“那个梨梨,不聊了,我这边有点事儿。”

    没等她回复,对方自顾自地挂了电话。

    “真是奇怪!”

    姜满梨嘟囔一句后,放下手机准备睡觉,明天一早还要拍摄呢。

    ——

    第一次录制的当天,毕竟是姜满梨首次单独录制节目。苏珂怎么都放心不下,还是亲自接她做妆发。第一站在北城,她还是可以精致一点。

    姜满梨换好衣服准备出发时,在电梯里意外碰到了位熟人—程兆安

    苏珂先一步问好,“程总好。”

    没错,程兆安就是尚莱娱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挖掘姜满梨的伯乐。外人看来一个是女团成团,另一个是公司高层,互不联系,实际上两个人是顶好的朋友。

    程兆安礼貌回应:“珂姐好,我有些事想单独和满梨谈。”

    苏珂是知道二人的关系的,所以示意她在车上等她。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程兆安在她面前很随性,“你还说,你上恋综那么大的事,我居然最后一个知道。”

    姜满梨还以为是什么,不以为意道:“多大点事,你自己刷刷微博就行了。”

    “那不一样….”要是喜欢上对方了,那他可就没有机会了。这话程兆安只能埋在心里,怎么都说不出口。

    姜满梨疑惑,“什么不一样?”

    程兆安垂眸,打量着今天姜满梨的穿搭。柔顺的金发分成两个低麻花辫,显得她的脸越发的小。一件鹅黄色的泡泡袖公主裙,格外的甜美乖巧。

    “今天的穿搭不一样,很好看。”

    姜满梨被夸的一愣,“真的吗?我也觉得诶!”不过她突然想起时间不早了,匆匆和他告别。

    “先不聊了,我得尽快赶过去了。”

    看着她娇俏的背影,程兆安的话梗在喉咙,讲不出。

    第一次录制的开场地点是在北城公园的一处草坪,在姜满梨要下车时,苏珂忍不住的叮咛她。

    “梨梨,表情不要那么的严肃,适当的可以活跃一下气氛。”

    她点头,推开车门。踏入草坪时,摄像机就纷纷锁定在她的身上,导演就在她的面前。

    “稍等一下,贺逞马上就到了。”

    姜满梨懂事的等在原地,在此之前,工作人员替她戴好了麦告诉她站位。

    女导演见她有些无聊,开口问她:“在此之前有对节目进行了解吗?”

    “有的,但是看了策划后发现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珂姐前两天拉着她给她恶补了好久。

    姜满梨不停地深呼吸,缓和自己紧张的情绪。

    “贺逞来了!”

    摄像中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一时间摄像机纷纷转向另一个方向。

    说实话,这是姜满梨第一次直视贺逞,昨天她根本就不敢抬头。

    简单的白衣黑裤打扮,身形修长孤拔,脸部线条流畅,狐狸眼慵懒疏离。清冷的气质太过出众,简单的着装却像个闲庭信步的贵公子。

    姜满梨的视线一直追随在他的身上,顺势而上,便和贺逞四目相对,她才发现,他琥珀色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

    蓦地,姜满梨想起她昨天的窘态,脸色涨红迅速的收回视线。

    导演见他们两个人从见面到现在没有任何的互动,不免有些慌乱。都怪她一时被流量迷花了眼睛,现在弄成了这副样子。

    她赶紧开口,缓解现在尴尬的局面。“两位都是第一次参加我们节目,先了解一下对方吧。”

    姜满梨思索片刻,想起珂姐让她活跃下气氛。她当即作出决定深吸口气,朝贺逞走近说道:“你好,我叫姜满梨。身高168厘米,体重44公斤,四肢健全,能独立走路,冷了会穿衣,饿了会吃饭….”

    贺逞斜眼看向她,嘴角轻挑,似笑非笑的开口:“你这个自我介绍,还真独特。”

    导演听到姜满梨的话,一阵无语,“让你们了解对方,不是让你自我介绍,是有任务的。”

    姜满梨感觉全身的血液瞬时涌到脸上,真是丢人,都说她是社恐了,还让她多活跃气氛。

    贺逞呷着笑,接过导演递过来的任务卡。“默契任务:你画我猜,在规定时间内答对所有题目,即可获得旅行经费。”

    姜满梨避免二次丢人,抢先开口:“我来猜,你来比划。”

    贺逞打量她一番,“你?我担心我们没有经费。”

    “瞧不起谁呢,我还是挺聪明的。”

    “…..”

    “哔”口哨响起,计时开始。

    刚开始的第一题,还算是简单。贺逞看了一眼题面后,举起右手上下摆动,没有情绪起伏的“喵”了一声。

    姜满梨一眼就看懂,“招财猫!”

    她还特地瞥了贺逞一眼,看见了吧,这就是姐的实力。然而后者风度翩翩,双手环胸不甚在意。

    接下来的几道题,也不知道是难度上升了,还是贺逞故意为难她。将近五道题,她愣是没有答对。

    “还有最后一分钟!”导演现在就是一个无情的读秒机器,又或者说她想早点结束这个糟糕的游戏。

    贺逞看到题目后,微不可察的笑了,随后抬起手指着姜满梨。

    “我?姜满梨?”

    在她迷茫的眼神中,贺逞又指向了自己。

    姜满梨一脸茫然,“你?贺逞?这都什么呀?”

    贺逞忍不住出声:“安全通道!”然后和刚才一样,先指了姜满梨之后又指向自己。

    姜满梨瞬间明白过来是什么了,多少有点难以启齿,从牙缝里挤出来:“翡翠白菜。”

    “时间到。”导演收回秒表,在最后的几秒,姜满梨成功卡点。

    不用多说,她们就答对了两道题,这经费是铁定没有了。

    不过,导演很好奇:“为什么翡翠白菜会和安全通道扯上关系?”

    姜满梨尴尬挠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贺逞倒是神秘一笑:“是秘密。”

    行吧!

    导演也不多说什么,递给他们一个信封。“这是你们这次两天的旅行经费,你们抽到了北城,所以这次的旅行导演组不会做任何攻略。这两天的旅行,就需要你们自己来选择地点和游玩项目。”

    姜满梨接过薄如蝉翼的信封,心下一惊,用力的搓揉着信封。

    “这该不会是个空信封吧,你让我们自费旅行啊?”

    导演:“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还是有点良心的。”

    姜满梨拆开信封,拿出里面仅有的两张粉红大钞。她嘴角一扯,是有点良心,但不多。

    “两百块钱,在北城玩两天?我们得勒紧裤腰带了!”

    贺逞见她望着自己,眉眼带着笑:“我倒是知道不少,便宜又有乐趣的地方。”

    “哦?真的吗?”姜满梨眼睛瞬间亮了,兴致盎然,“那太好了,我们赶快出发吧。”

    然而,当姜满梨第十三次因为打瞌睡而被磕到下巴之后,她无比后悔自己的那句话。

    她抬起头,用自以为十分凶狠的眼神瞪着对面悠然自得看书品茶的贺逞。眼神炙热的仿佛能将他的身体,烧个洞。

    真是造孽,她就不该相信这个人的鬼话,什么便宜又有乐趣的地方,都是骗人的!

新书推荐: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 爆裂飞车之噬魇星匙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全网黑后,顶流哥哥带我种地翻红 末日:我囤百万物资打造最强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