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

    “大胆!”一道震耳欲聋的呵斥声在执法堂内爆响。

    “寻仙派待你不薄,你竟趁三派长老做客期间做出这等事抹黑寻仙派!”怒喝继续响起,只见座上的长老怒目圆张,澎湃的威压肆无忌惮地向下方的弟子袭去。

    不少观刑的弟子笼罩在这威压之下,都面露难色,不得已唤起周身的灵气才勉强抵御。更有实力不足的弟子经不住威压而瘫倒在地,面容发白,直冒冷汗。

    而这威压所对准的对象并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邪魔,相反却是一个柔弱纤细的女子。

    这女子身着素色弟子服,身姿纤弱,小脸苍白无血,在这强横威压攻击下,额前的发都被汗水打湿,嘴角挂着殷红的鲜血!然而在这骇人的压力之下,却依旧挺直单薄的脊梁,一双剪水秋瞳无畏地直视上方长老充满杀意的面孔。

    “回长老的话,凌月所言句句属实。”

    “哼!一派胡言!”堂上坐着的执法堂长老闻言,立即把长眉一挑大喝,“你说你醒来便丹田破碎,但寻仙派防御森严,绝不会有宵小进来,寻仙派弟子又何人与你有深仇大恨?我看你是贼喊抓贼,对寻仙派不满,借此污蔑寻仙派!”

    看着戴长老眸子里迸发的凶光,凌月心想,要说深仇大恨眼前就有一个。

    想到自己倒霉的穿越到这修罗场,凌月心中就一片苦涩,该不会下一秒就没了小命吧。

    看着堂下的凌月不但没有因为他的怒喝惊恐求饶,反而神游天外,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戴长老大怒,厉声喝道:“孽种就是孽种,罪恶的血脉就应该湮灭。我看你是要重蹈那叛徒老路背叛寻仙派,当日心善留你一命,今日就要替寻仙派清理门户”说罢,不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一道黑色剑气就从戴长老袖中激射出,径直朝着凌月的脑袋击去。

    “去死吧!”戴长老脸色狰狞,心底怨恨的咆哮!

    靠?

    又要死了?凌月顿时傻眼了……

    凌月瞪大双眼看着那道一点都不符合科学的剑光从远处疾速飞到眼前,心脏剧烈跳动。

    快!

    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

    看来戴长老一直对凌月抱着杀心。

    凌月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剑气已然冲到眼前,浓烈的杀意刺得面门火辣辣地痛。

    心跳已经悬在了嗓子眼上!看着周围弟子冷漠的反应,这次真的要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凌月绝望地想道。

    “住手!”一声声调并不高亢,甚至还有些孱弱的清淡声音传来。比声音更快的是一道白芒,打在剑气上,凌厉的剑气瞬间被冲散。

    “柳云之,你敢阻挡我处置叛徒?”戴长老目光一凌,眸子骤然色变,不敢相信他的攻击被柳云之一招化开。

    “戴师弟,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呢?咳咳……”随着咳嗽声的靠近,一个纤瘦的人影出现在凌月身前。

    刚好把凌月的身影与怒不可遏的戴长老隔绝开。

    凌月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衣幻袍,五官年轻俊美的男子站在她身前,墨发以玉扣高束,双眸如雪山融水般清澈冷咧,仿佛从仙人画卷走出来的神子,神圣不可侵犯。然而微蹙的眉头,在风中微微悸动的睫毛,还有苍白病态的脸颊却让人心生怜惜,恨不得把天下间的宝物都捧来讨他欢喜。

    呼……躲在男子身后的凌月从肺叶里吐出一股长长的气,刚刚真是要把她吓得胆都要裂了!

    “哼!师兄不在招摇峰养伤,却插手我执法堂之事,可是对执法堂处事不满?”戴长老微眯着眼,极为不满的看向来人,一双小眼闪烁着愤怒的火光。如果刚刚不是柳云之的阻止,这小杂种早就被他毙于剑下。

    看着柳云之病恹恹的姿态,戴长老一双吊梢三角眼内又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了的嫉妒!没想到闭关养伤多年,柳云之灵力竟还这般深厚,一招便化开他的杀招?

    “戴师弟,上一辈的事就不要牵扯小辈了,咳咳……”面对戴长老的质问,柳云之目光平静,姿态从容。

    “哼!师兄对待杀害师傅,重伤自己的叛徒之女都能宽容以待,可真是大度!”戴长老冷哼,“我可不行,对于这等大逆不道,玷污门派的叛徒就该立即诛杀!”隆隆的杀意和威压射向柳云之身后的凌月。

    这强大的威压毫不遮蔽地从戴长老身上爆发,顿时震得空气连连颤抖!

    当事人之一的凌月本来就缩在柳云之身后,像只安静的鹌鹑,此刻见戴长老的杀意袭来,凌月赶紧抓着身前好心人的袍子一挡。对于她现在的脆皮身子,如果直面这威压绝对不死也残!

    幸好,好心的柳云之还没忘记凌月,见戴长老改以威压攻击,柳云之上前一挡,无形的威压被挡在他之前。

    凌月对眼前的好心人充满了感激。

    好心人啊!

    从这戴长老的话里不难看出这男子的身份,正是十年前那场凌千墨弑师叛逃门派大祸的唯一幸存者!

    当日招摇峰峰主瑶光真人带着弟子在魔渊诛杀一头元婴恶兽,岂料大弟子凌千墨突然从身后偷袭,瑶光真人在逆徒和恶兽的夹击下,不幸陨落,二弟子柳云之相救却被凌千墨重伤。

    此事最后由凌千墨跳入魔渊不知所踪,柳云之重伤回门派养伤至今落幕。

    掌门得知此事大怒,以寻仙派之名下发全域追杀令,斩叛徒凌千墨首者赏灵石千万,得一件寻仙重宝!

    此令一出,全域疯狂,只可惜无人找到凌千墨踪迹,因此渐渐出现凌千墨落入魔渊已死的消息。

    与凌千墨有关联的就只有凌月一人,不是没有散修想掳掠凌月以查探凌千墨消息的,只是进不去寻仙派作罢。所以寻仙派一边暗恨凌月这叛徒之女,一边又不得不为了她的灵族身份保护凌月,简直如鲠在喉。

    所以柳云之能不计前嫌救她这个仇人之女,还真是大大的好人!凌月暗自感叹道。当然以她现在的身份,这样的好人请多多益善。

    这边被柳云之三番二次阻挡的戴长老勃然大怒,“柳云之,你是要违逆门派吗?”

    “不敢。只是灵族血脉凋零,现今存世只剩凌月一人,掌门与三派有约不可随意处置凌月,况且,师弟并无证据,这番作为恐怕不公。”柳云之纤瘦的身影挡在凌月面前,寸步不让。

    “哼!证据?这就是证据!她一凡人之质重伤丹田不死,趁着三派长老做客寻仙派之际闹得人尽皆知,这不是自导自演污蔑寻仙派还能是什么?莫不是没能继承那叛徒的血脉,害怕事情败露就先行抹黑寻仙派!哼!好算计!跟她那个欺师灭祖的叛徒爹一样心机深沉!”戴长老怒不可遏的咆哮道,眼中的恶意几乎掩饰不住。

    周遭执法堂的弟子闻言,看向底下柔弱的女子的目光中不再带着怜惜,眼里流出嫌恶,纷纷大声附和道:“叛徒!当诛!”

    戴长老浸了毒的目光落在凌月身上。

    哼!

    小杂种必须死!

    随即戴长老不怀好意的目光又落在柳云之身上,阴恻恻地问道:“师兄,那你可有证据证明她无罪?”

    柳云之平静的目光与戴长老阴毒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周围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

    外面狂风猎猎作响,里面却连静得一根针掉落在地都听得见。

    还没等柳云之开口说话,他的背后突然颤颤巍巍地举起一只小手,弱弱地说道:“那个……戴长老,我有证据!”

    证据?

    众人纷纷看向躲在柳云之身后的凌月。

    “没错!我可以解释,为何受重伤而不死!”凌月清脆的声音在众人的耳际回响。

    凌月挣扎着站起身来,在众人火热的视线下,张开手。

    “这就是我的证据。”

    “我觉醒了灵族本命灵器,我是灵族。灵族觉醒之际,可重塑根骨。”话音刚落,一道柔和的白光亮起。

    是什么?

    白光牢牢的吸引住众人的注意力。

    这个一直被质疑血脉的叛徒之女当真觉醒了?

    带着怀疑和审视的目光死死盯着凌月的手。

    白光退去,只见素手之间躺着一张白纸,一张纯白细腻的白纸。

    白纸?

    “哈哈哈!看来那叛徒的所做所为连老天都看不下去,才让你觉醒这等无用的东西。”戴长老快意的声音响起。

    “但是灵族又如何?本尊今日就替门派清理门户。”杀意骤起,戴长老剑指凌月。

    “戴丰,掌门无令,你敢擅作主张?”柳云之双手结诀,立即格挡在凌月的身前!但是戴长老招式凌厉,五指化刀,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向柳云之的丹田及软肋插去,招招歹毒,不留半点生机!。柳云之本就重伤未愈,一时间竟难以抵抗这凌厉的攻势。

    眼看柳云之疲于抵抗杀招,戴长老瞅准空隙一掌朝柳云之身后的凌月袭去。

    “噗!”恐怖的绝杀击中了凌月的身体,口吐鲜血的凌月,像一块破布一般直直砸向墙壁。

    眼看凌月生死不明,戴长老一击作罢,收回对柳云之的攻击。

    “哼!柳云之!你最好祈祷这孽障如她那无用的灵器一般,不然哪日学她那叛徒爹一样堕魔,背叛寻仙派,你今日之作为就是为虎作伥!”柳云之在此,戴长老这一击本也没把握杀死凌月,只不过是给柳云之添点堵罢了。

    说罢,愤怒地甩袖离开,执法堂只剩下还在当值的弟子在面面相觑。

    地上的凌月生死不明,柳云之赶紧上前查看凌月伤势。

    只是当他靠近凌月身体时,他脸颊上的表情突然奇怪地一抽……

    “哦?”上扬的惊叹。

新书推荐: 异世界游录 葬千江 谁说华夏无人,开局召唤杀神白起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