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

    柳云之看着地上生死不明的凌月,嘴角突然咧开一丝浅笑,像是在品味着什么极有趣的东西。

    他看见,一面盾牌。

    这看似柔弱无害的女子竟在他与戴长丰交手之际弄出了一面盾牌,在戴长丰眼皮底下做了一场戏。

    一面小小的白色盾牌竟牢牢地挡在戴长老刚才所攻击的地方,尽管白色盾牌有些破碎,但它竟好好的护住了凌月的心脉!

    证据就是凌月察觉柳云之的到来,竟还有意识朝柳云之讨好一笑,随即恳求地看向柳云之,希望他配合她的演出。

    柳云之调整脸上异样的神色,以身挡住其他弟子探究的目光,把凌月捎带回她在寻仙派的住所。

    因为凌月尴尬的身份,她的住所位于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地处偏僻,灵气稀缺,住所简陋。

    回到住处,凌月不再装死,挣扎着就要起身道谢。

    柳云之阻止她的动作,目光温柔地看向凌月,叹了口气,轻抚凌月头顶,“武器的威力不是看它本身,而是看它在谁手里,你很不错。”

    “我修行途中也曾受师兄照顾良多,今日便护你算了了恩惠吧。”

    说完,柳云之低头从腰间配饰中,取出一枚玉佩,双手结诀,往玉佩中打入三道白光,只见白光落入玉佩后,柳云之的气息骤然减弱,脸色越发苍白,可见这一动作对柳云之而言也不容易。

    “我已经往玉佩中封印三道攻击,此三道攻击可挡元婴以下,希望这玉佩能护你周全吧。”玉佩落入凌月怀中,被柳云之一系列操作怔愣住的凌月才回过神来。

    摩挲着手里的玉佩,凌月心中感叹,这世界还是有好人的。

    抚摸着丹田的伤势,包扎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经过一系列的颠簸,伤势似乎有加重的趋势。

    但凌月知道,她被剖开的丹田,撕裂的皮肤正在快速的愈合。纱布上的鲜血很大一部分是根骨血肉重塑析出的废物。

    这绝不是丹药的作用,想也知道以自己尴尬的身份,寻仙派不会给太好的丹药治疗,如今这奇迹只能说都是灵族强悍的血脉。

    凌月望着血色沉思,戴长老别的说得不对,但是有一件事他说对了。

    寻仙派防御森严,守山阵法重重,这里面的阵法经过历代寻仙派长老的加持,外人闯入,势必会引起警戒。

    而且原身从小在寻仙派长大,根本不会在外与人结仇。

    更何况在外,对于渴望凌千墨消息的散修来说,活着的凌月比死了的凌月更有价值。

    所以,杀害原身的人只能是寻仙派的人。

    是表露恶意的戴长老,还是对待仇人之女依旧维持君子道行的柳云之,亦或是更深处尚未出现的黑手?

    况且……

    凌月的手指在丹田处画着圈圈,对待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不是割喉穿心,而是直击丹田……

    是在确认原身的废物身份?还是在找它?

    手指翻转,凌月的手中出现一张白纸。

    她刚刚觉醒的本命灵器。

    纯白,无害。

    刚才挡了致命一击让它表面有些破碎,只是这伤痕丝毫不会影响她的作用,破烂的纸也是纸,而且这损伤进丹田温养一阵很快便会恢复原样。

    刚才千钧一发生死之际,凌月心里只想起自己最熟悉的事,折纸。

    十指舞动,凌月折了一面盾牌挡在身前。

    没想到就是这一举动,救了她一命。

    手中光滑的触感很快拉回了凌月的心神。

    凌月想起刚接触折纸时,她折的第一样东西。

    那时候她还小,手指也不灵活,拿着地上捡来的一张彩纸,就认真地折了起来。

    也不会复杂的折法,只会对折,最后折出来的东西十分粗糙丑陋,但她却如获珍宝。

    那是一把小剑。

    她有武器,她会自己保护自己。

    心神从记忆中抽回,洁白如削葱根的手指仿佛与记忆中的投影重合,轻盈舞动之间,手中的白纸翻折,很快一把精致逼真的纸折匕首出现在凌月手中。

    依旧带着纸的颜色和质感,但当凌月举起手中的纸折匕首,使力弹了弹刀身时。

    “铮铮!”纸折匕首竟发出清脆悠扬的金属武器声音!

    不仅如此,凌月握着匕首抬手朝桌子挥去,桌面一角竟被轻松切去!

    纸折武器!

    凌月抓住手中的匕首一抖,匕首在指尖的跳动下瞬间化作一张白纸,而后白纸在她灵动的手指间折叠重塑,一只小小的纸鹤出现在凌月眼前。

    纸鹤栩栩如生,灵动非凡,随时准备振翅飞翔。

    “刷刷。”几不可查的声音响起,那纸鹤竟真在凌月手中动了起来。它在凌月手中动了动翅膀,而后竟簌簌地飞了起来,绕着凌月飞了一圈后径直飞向窗外。

    凌月之事闹了许久,此刻已是午夜,弟子早已入夜休息。小小一只纸鹤很容易隐入夜色,随着纸鹤的飞翔,院外的景色竟清晰地出现在凌月脑海里。

    “谁说白纸无用?”穿越至今,凌月总算找到一丝安慰。

    不过飞了不到一里地,天空中的小纸鹤陡然化作一张白纸消失。

    “还是太弱了,得赶紧提升实力才行。”感受到干涸的丹田,凌月下定决心道。

    几日后,传道堂处。这里是长老给弟子授课的地方,往日都肃穆等待长老的到来,今日却有些不同。

    “她怎么来了?就她哪个废物体质?来凑热闹吗?”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觉醒了,可以修炼了。”

    “啧!就她?”

    “……”

    传道堂的弟子打量着角落那道孤独的身影,不断地与同伴交头接耳。

    细细的说话声传入凌月的耳朵,不时还有嫌恶好奇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过凌月对此毫不在意,被人说几句又不会少块肉。

    觉醒本命灵器就代表她能修炼了,前途昏暗,这不得赶紧苟发育。

    因此,伤势稍好,凌月就拖着伤体,去寻仙派专门教导新入门弟子入道的传道堂上课去了。

    弟子们的窃窃私语很快随着传道长老的出现而消失。

    来人是一个两鬓雪白,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

    视线扫过凌月的时候,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即把凌月当做空气不再理会。

    算了,没赶我出去就是个良好的开始,凌月暗自庆幸。

    不过很快凌月脸上就挂上了痛苦面具。

    这老头说的什么天书?

    什么叫“气入泥丸”?

    泥丸是什么东西?

    凌月终于明白学渣听课的痛苦了,听又听不懂,学又学不会。痛苦地往四周一看,周围的弟子听得如痴如醉,不一会儿周遭便灵气涌动,凌月更痛苦了。

    搞半天,就她一个学渣呗。

    满脸苦涩,凌月视线扫过整个传道堂,试图找上一两个同道中人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上头的传道长老看着凌月无所事事的样子,又是重重一哼。

    没理会上面暴躁的老头,凌月继续试图寻找一两个没有闭眼入道的弟子,试图找个搭子搞好关系。视线扫过窗边的时候,却突然与一双清澈的眼睛对上。

    窗外有人!

    凌月定睛一看,窗外趴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少年,同凌月一般听着这修行天书发呆。

    少年很瘦,浑身上下都没几两肉,抓在窗框的手就像两对鸡爪子。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搭上黑乎乎的皮肤简直像个小野人。黑乎乎的皮肤衬得他的眼睛格外的明亮,对上凌月打量的双眼,少年先是浑身紧绷,背脊拱起,缓缓后退的同时,眼睛紧紧盯着凌月的一举一动,眼神凶戾,像只正在面对强敌的凶兽,随时准备一绝死战。片刻,见凌月只是毫无顾忌的打量,再无其他的动作,小野人慢慢地隐下身子,“嗖”的一下跑掉了。

    望着小野人离开的背影,凌月饶有趣味的弹了弹舌。

    真漂亮啊,眼睛里带着纯粹的天真同时又杂糅着带着凶狠的野性。

    像一只自由自在生活在山间的野兽。

    这堂课就在凌月无所事事中结束了,本想当个勤学好问的学生上前问个清楚,哪知道传道的老头嫌恶的看了一眼凌月后,就御空离开了。

    好吧,看来不把修真界基础知识弄明白,这课也听不下去了。

    一连几天,凌月没再去传道堂,而是去了寻仙派的藏书阁。

    藏书阁建得无比恢弘巨大,像一座巍峨的大山坐立在寻仙派西边。

    在得到门口管事的一处白眼之后,凌月顺利进入藏书阁第一层。

    藏书阁内分十层,每层随着层数的增加功法越发精深,只有获得相应资格的弟子和长老才能进入。

    像凌月这种身份尴尬或者刚入门的弟子,只能进入第一层阅览基本的通用书籍。

    还没靠近第二层的入口,一个管事就凶神恶煞驱赶凌月,转头又点头哈腰招呼另一个弟子,神色变化之快让人惊叹。

    凌月耸耸肩,她也没想去更高的地方找秘籍啊。她现在的情况就像一个文盲,就算给一本惊天秘籍她也学不会。

    找了几本修真界启蒙书籍,凌月乖乖找个角落学习起来。大多数弟子都不屑于在第一层看书,有资质的弟子都已经去往更高的楼层,阅览更高深的秘籍。

    至于刚入门的弟子,比起在这人来人往的第一层阅读,还是更倾向于花几块灵石借回去居所舒舒服服的看。

    至于凌月,看了看储物袋里面孤零零的几块灵石,十分自然地拒绝巡逻傀儡的借阅要求。

    废话,在花钱和免费之间,当然选择免费啦。

    所以第一层除了过往的弟子,包括凌月,基本就两三个弟子分散开来。

    凌月选择的这个角落偏僻,基本上没有人声,靠近窗台,阳光从窗台斜斜照来,光线正好。

    席地而坐,身旁放满了各种修真界通用书籍,凌月专注地看了起来。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台斜照在凌月的身上,把她白皙的皮肤染成淡金色,耳后和面颊处的细小绒毛清晰可见,浓密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在面颊处投下阴影,一身洗的发白的宗门长裙旖旎地绽放于地,专注的表情让她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恬静与美。

    看到这一幕的弟子,都下意识放缓了脚步声,等反应过来凌月的身份后又气恼地离去。

    这一切凌月都不知道,她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直到阳光的移动,把某个同样沉浸在知识中的人影子投射在凌月书上。

    凌月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奇怪的抬起头看向窗户,那里蹲着一个熟悉的影子,专注的看向凌月手中的书。

    直到凌月久久没有翻页,影子才回过神,一抬头刚好对上凌月的视线。

新书推荐: 我的天!被几位病娇大佬缠上了 人家采蘑菇,你采百年野山参 异世界游录 葬千江 谁说华夏无人,开局召唤杀神白起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