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人

    这黑影正是当日传道堂窗户旁偷瞄的小野人。

    凌月眼睁睁地看着小野人与她对视的一瞬间如冰雕一样瞬间僵硬于原地!这还是凌月第一次看到定身术的具象化。

    反应过来后他死死地盯着凌月的举动,浑身紧绷。

    “呜呜。”低沉悠长的野兽低吼响起。

    凌月和小野人的距离很近,隔了一个窗台,所以他胸腔共鸣的低吼声清清楚楚的传到凌月的耳朵里。

    他死死盯着凌月的动作,眼睛凶狠如虎,仿佛只要一个动作,他马上就会发动攻击,咬住凌月的喉咙。

    原来是猫科动物啊,凌月出神的想道。

    凌月瞄了两眼就收回了眼神,把目光放回书中。

    小野人见凌月动了动眼神,刚要动作,就见凌月施施然地把书对着他的方向翻了页。

    小野人在跑与攻击之间充满了挣扎,见凌月又专注于书中不再理他,又慢慢地凑回窗下,只是紧绷的身子没敢放松,假装专注看书的凌月敢保证,只要她再与小野人对视,他肯定头也不回地跑掉。

    奇怪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窗外与窗内的人似乎形成了一道奇怪的默契。两人都专注地看书,谁也不与谁说话。

    一连几天,凌月每天都早早地去藏书阁打卡,依旧还是熟悉的角落。每当凌月从书中回过神来,动动僵硬的脖子就会发现窗边悄无声息地蹲着一个小野人。

    两人成为了一对奇怪的看书搭子,不交流只看书。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种奇怪的情况维持了半个月了。

    不过是时候结束了,半个多月以来,凌月已经把藏书阁能看的书籍都看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得回去传道堂实操了。

    得跟小野人打声招呼才行,照常拿着书籍回到常坐的角落,但是角落里的那道身影却让凌月止住了脚步。

    “哟,小贱人你在这里啊?”眼前这人穿着富贵,满脸横肉,摇着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嫌恶地看向凌月。

    此人叫李大福,一名外门管事的侄子,家里有点小钱,仗着自己叔叔是管事的,喜欢欺凌弱小。不过在寻仙派,没钱没关系没天赋的也进不来。所以像李大福这样身份的能欺负的人也不多,多是在凌月那里找找存在感。

    当他知道凌月在住所重伤,怕门派以为是他干的,害怕了一阵没敢去找凌月的茬。

    这过了半个多月,见门派没把凌月之事当回事,胆子又回来了。

    急冲冲地去凌月居所蹲人,蹲了几天都没蹲到。

    这也难怪,凌月这半个月发愤图强,早出晚归,就李大福这好吃懒做的性子怎么坚持得住。

    终于在蹲了几天才从其他弟子口中得知凌月的行踪,这李大福又急冲冲的找存在感来了。

    看着许久没见的凌月,李大福上下打量了凌月一番,眼神逐渐幽暗起来。

    以前也没发现,这小贱人长得挺不错啊。

    “喂!小贱人,你过来……啊!小贱人你敢打我?”李大福下流油腻的声音瞬间变成了尖叫。

    凌月看到这个欺凌原身的人,本来拳头就痒了,这下看见李大福猥琐恶心的眼神,直接就一拳过去。

    “我不但敢打你,我还敢杀了你呢,你说我把这刀子捅进你的喉咙,要了你的小命,你那叔叔敢不敢过来找我?”凌月挥舞着匕首,一阵狞笑地朝李大福说道。

    当然不敢,凌月的小命可是掌门都忍着不敢动手的!欺负打压可以当看不见,更何况现在凌月觉醒了,证实是灵族身份,更不能杀了。要是一旦狗血的被别人杀了,别的不说,有关的人寻仙派肯定挥挥手让他灰飞烟灭。

    “啊啊你别过来,我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看着凌月拿着刀在他身上比划,李大福吓得尿都要出来了,跪在地上破了音地大喊起来。

    “把你身上的灵石都交出来,不然我一刀子下去,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这了。”挥舞着刀子,凌月冷酷地恐吓道。

    本来还想再教训教训这个人渣,只是那些本来还在看热闹的管事,见局势翻转,就要过来制止,凌月赶紧速战速决。

    李大福赶紧抛下身上的灵石,趁凌月捡灵石的时候,屁滚尿流地跑了。

    朝过来的管事翻了个白眼,凌月拿着灵石快步离开。被李大福闹了一遭,凌月也没心思看书了。

    只不过……临走之前瞄了一眼空荡荡的窗外,小野人这么久没来,不知道是看见这场闹剧没敢来,还是被别的拌住了脚步,凌月有些担心地想道。

    第二天,凌月又去藏书阁蹲守了大半天,还是没蹲到小野人。凌月不是没有猜测过小野人是不是哑巴。两人在这大半个月的相处中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凌月连小野人住哪里,叫什么都不知道。

    藏书阁第一层大半的通用书籍都看完,阅读更高深的秘籍对目前的凌月并没什么用。

    凌月只好放下手中的书,快步离开藏书阁。

    可能读书搭子的缘分就是这么短吧,想到还是见不到的小野人,凌月不无遗憾的想到。

    正想着,突然前方传来嘈杂的声音。

    “哈哈哈哈快看啊,这小杂种把自己搞这么黑,原来是为了掩盖他那恶心的印记。”

    “哎你们说,这小杂种是不是罪孽深重,所以上天让他出生自带黥印。”

    听着这恶意满满的声音,不用说正是那不干好事的李大福。

    声音传来的地方是寻仙派一个观赏的湖,沿湖种植的是茂盛的绿植,湖面上还盛开着是妖艳的莲花。

    只是凌月的注意力落在湖边的两人身上。

    岸上的李大福插着他那肥硕的腰身,朝着湖里的人影哈哈大笑。时不时还拿起脚下对竹竿朝着湖面打去。

    看着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李大福表演得更加起劲了。

    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竹竿,一边大声喊道:“今年打灾星,明年不用愁!”

    吉利的话语配上他的动作却格外荒谬。

    他打得是一个人!

    湖里的人影笨拙的躲闪着头上的竹竿,只是湖水的压力还有逐渐消失的体力,还是让他躲闪不及,生生受了竹竿好几下的攻击。不一会儿,他身旁的湖水渐渐泛红。

    眼前的一幕让凌月怒火中烧。

    他打的是小野人!

    黝黑的肤色早已被湖水冲刷掉,只是那双清澈的眼睛凌月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小野人!

    小野人的皮肤原来是苍白的,因此皮肤上浮现的神秘花纹更加突兀!

    看见湖边传来嫌恶的眼光,想来这就是他受欺负的原因。

    好几次的躲闪不及也是因为小野人忙着遮掩身上的花纹。

    他凶狠的目光扫过岸边的所有人,每个被盯住的人都有一种被凶兽盯住的感觉,只是片刻又觉得自己的感觉很可笑,不过是个废物。

    李大福尤甚,看着那小杂种恶狠狠的眼神,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小杂种,而是一头让人胆战心惊的凶兽。

    只是片刻,李大福心中怒火和恶意更加灼热。什么东西,竟敢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他用力挥舞着手中的竹竿,“啪”的一下重重打在小野人的脑袋上,鲜血瞬间汩汩涌出。

    “哈哈!打灾星咯!”李大福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更加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竹竿,重重的打在水面上,欣赏着小野人狼狈的躲闪,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人渣都该死!”凌月心中的怒火完全被这一幕勾了起来。

    凌月手指蹁飞,不一会儿,在众人察觉不到的地方,一道白色的影子滑进湖中。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李大福恶意满满的笑声响起,以他的身份,平时可没有出过这样的风头。

    现在惩罚这个小杂种,竟然有这么多弟子围观。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内门弟子感叹本少爷的英姿,李大福得意的想道

    正在李大福越发靠近岸边时,一只洁白的手趁其不意从水下伸出,狠狠的抓住李大福的小腿,拽向水下。

    什么东西?小杂种反击?

    李大福反应过来,朝湖面看去,小杂种还在湖中挣扎。

    那这是谁?

    李大福本就是虚胖的身子,底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根本挣扎不开,一下子就被拽进了水里。岸边观看的人只以为李大福站不稳,掉进了水里。

    可谁知道,李大福是被一只手拽进了水里。

    李大福惊恐的看着那只纤细的手!

    看起来是女人的手!

    那手的手臂很长似乎延伸到湖底。

    怎么回事,是淹死的女鬼要来找替身?

    一瞬间,李大福看过的恐怖话本纷纷涌上心头。

    救命啊!不要找我!李大福惊恐的求救,只可惜那双人手像铁钳一般死死锢住不放。

    张开口的求救变成吞水的咕噜声。

    李大福被憋得直翻白眼,在他晕过去的瞬间,李大福没有看到,一直抓着他的手突然散开,变成一道白色的影子消失不见。

    岸上的人渐渐觉得不对,这李大福作为修仙之人,怎么掉进水里就没了动静?

    未免出现意外,观看的众人赶紧施救。

    打捞上来的李大福早已奄奄一息。

    趁着这混乱,在湖中挣扎的小野人赶紧拼尽最后的力气逃跑。

    无人注意的角落,还有一道女影悄悄离开了。

    带着整治人渣的舒爽,凌月回到住所美美的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被敲门声吵醒。

    被吵醒的瞬间,凌月还有些懵懵的,究竟是谁来找她这个无人问津的万人嫌?

    带着着疑惑打开门,一篮明艳的荷花映入眼帘,荷花底下还带着好几个鲜嫩的莲蓬。

    是谁?凌月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

    凌月看见一道瘦弱的身影远去,顿时像只迅猛的小豹子迅速暴起。

    那道人影还没反应过来身后越发靠近的脚步声,他眼前的世界就已经翻天覆地,后脑勺狠狠砸在地面的碎石上。

    凌月的住所本就偏僻,那身影离开的地方正是住所的后山,寂静无人。

    凌月直接坐在少年的身上,一把防身用的锋利小刀已经架在对方的脖子上。

    凌月眼神中里带着不加遮掩的杀意,嘴角却笑着将脸贴在少年的眼前,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

新书推荐: 港片:从踩入老尖开始称霸港岛 穿越兽世,你们的小乖乖是大佬 我的天!被几位病娇大佬缠上了 人家采蘑菇,你采百年野山参 异世界游录 葬千江 谁说华夏无人,开局召唤杀神白起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