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燃春 > 第1章

第1章

    南市,刚入秋。

    广播里响起空姐悦耳的声音,梁旭一偏头,就见旁边座位上的姑娘眼睫终于颤了颤。他合上手中的时尚杂志,自然地开口搭讪。

    “睡醒了,飞机马上降落。”

    黎遇春缓缓睁开眼,清醒后拉起遮光板,看向窗外。

    南市的建筑已经清晰可见,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她坐直身体,深吸一口气缓解耳中的不适。

    黎遇春今天穿了件黑色吊带裙,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防晒衬衫,扣子没完全扣上,领口漏出的肌肤雪一样白。

    她将衬衫袖子随意叠起,手指抓了两下黑色卷发,拿过一旁的鸭舌帽戴好,随即站起身。

    梁旭见自己的搭讪被无视,他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

    “这位小姐,我帮你拿行李吧。”

    黎遇春这下才注意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每次刚睡醒她的反应总要慢半拍。

    她垂眸看了眼梁旭,声音跟她面上的表情一样带着满满的疏离。

    “谢谢,不用。”

    梁旭觉得自己阅女无数,更何况他在圈子里接触到的女性无例外都是光鲜亮眼的。但刚刚那双黑亮的眸子抓住他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眼前一亮。

    作为时尚从业者,他一眼就能分辨出面前的女人没有化妆,但瓷白的脸上五官明艳,这姑娘身上还带着一股野气。

    当下梁旭就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他也并不打算放弃这个机会。

    “小姐,南市我熟不如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我带你好好逛逛……”

    话没说完梁旭就见那姑娘侧身而过,自己抬手去拿架子上一个不大的黑包,然后就直接单肩挎着包走了,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梁旭讪讪摸了摸头,掏出手机,在闲聊群里发送消息:今天遇到一个挺烈的妞。

    立刻有人回复:什么样的妞,我们鼎鼎有名的梁大摄影师还拿不下。

    梁旭手指滑动屏幕,对着群里用一张小河当头像的用户点了两下。

    然后发送消息:我已降落机场,咱最敬爱的边总可否赏脸,晚上小聚一下?

    这次回国,黎遇春除了随身带着的相机和两套换洗衣物什么也没带,她已经习惯于跟之前的一切告别。

    用肖欣的话说,她们是同一类人,都生性凉薄。

    机场大厅,黎遇春拿出手机,换上一张旧的手机卡,手指没有犹豫地按下开机键。

    在等待开机的那几秒钟,一群人停步在黎遇春旁边的位置。

    一个个都扛着长木仓大炮,面上带着兴奋又焦灼的表情。

    “你说沈万姿真的会跟边总一起回国?要是被拍到不就坐实了恋情。”

    “男方是谁啊,他可是边希集团的ceo。互联网界的新星,年轻有为,长得又帅,不比那些大腹便便的老总好几百倍。沈万姿要真能抱上这颗大树,可以退圈回去当富太太了。而且你傻啊,这次两人同游纽约,消息指不定就是她团队放出来的……”

    边总……边希集团。

    黎遇春微微蹙眉,捏着手机的指尖有些泛红。

    这些年她经历过好多事,也没有刻意去留意过关于他的消息。上一次听人说起他,还是三年前,他带队来伦敦参加Ai智能大赛。

    原来他,现在已经如此成功。

    黎遇春对这些所谓的娱乐圈花边新闻不感兴趣,她也不想跟旧人相遇,索性转身,打算抓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我靠,”旁边有女生惊呼一声,“有人拍到沈万姿从vip通道已经出去了!”

    此话一出,一群人蜂拥着朝大厅外跑。混乱间有人撞到黎遇春,肩上的包包滑落到地面。

    “对不起啊……”有女生丢下这样一句,脚下的步子却没停。

    旁边终于恢复了安静,黎遇春蹲下身,纤长的手指触上包带却没继续动作,脑海中又响起方才那群女生的话。

    想起回国的前一晚,做的一个梦。

    梦到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了边嘉树,他眼神阴鸷,说要弄死她。

    她想,这个人还真是记仇。

    梦醒过后她就想不起来后面的情况发展,但她清楚的是她不会见到边嘉树,那些大学群在她五年前出国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屏蔽。

    黎遇春提起背包,她刚抬头,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在往头顶冲,整个人楞在原地。

    正前方不到十米的位置,站着一个男人。

    还是跟记忆中一样利落的短发,身上替代那些白衬衫的是剪裁得体的西装,时光的打磨让他褪去了校园里的稚嫩男孩子气,如今身上尽显成熟的矜贵之气。

    男人一边打电话,低头看了眼腕表,许是察觉到有视线,再抬头时朝她这边看过来。

    两双黑眸的目光直直落在黎遇春身上,顿了片刻,棱角分明的面上如方才看腕表一样冷漠,未动一丝波澜。

    冷不丁跟他漆黑的瞳仁对上,黎遇春眼睫轻颤,脑海中浮现三个字。

    边嘉树。

    这一次与那些年都不一样,他在高处,而她在低处。

    黎遇春发觉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甚至都忘了呼吸。

    很快,男人就将目光收回。一旁的助理拉开玻璃门,男人抬脚走出去,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他们的关系现如今值不上一句好久不见,挺好。黎遇春唇边扯起一抹淡笑,重新站起身,手心多了几道甲痕。

    手机响起电话铃声,黎遇春滑下屏幕接听。耳边就响起了郝甜清脆的声音。

    “希希宝贝,我已经到停车库了,就等宝贝儿出来了哦。”

    两人是大学同学,也是黎遇春出国五年没有断联过的好友。

    黎遇春红唇展开舒缓的笑容,声音温糯:“本宝贝马上就到。”

    说罢她收起思绪,刚刚发生的只是个小插曲。

    郝甜的车并不难找,车身上贴的粉色卡通贴纸倒符合她的气质。

    “希希宝贝儿。”

    郝甜直接扑进黎遇春怀里,手掌不老实地摸了下来人的腰肢。

    “又瘦了。”

    距离两人上次见面也有半年之久,看到好友甜甜的笑容,和此刻温暖的拥抱,黎遇春体会到了回家的感觉。

    “以后还走吗?”

    郝甜松开手,她知道好友永远向往自由的,不受任何人和任何事禁锢。

    “还没想好呢,”黎遇春笑着捏了捏郝甜的脸颊,“我亲爱的朋友,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有预知的未来好吗,不如想想待会儿吃什么呢。”

    “有道理,”陈甜拉开车门,“走,本姑娘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人驱车来到一家以前经常光顾的私房菜馆,好久未见,大部分时间都在聊天,最后吃完饭天色已经漆黑一片。

    “靠!”

    郝甜举着手机,一双眼睛瞪圆,面上是惊讶的表情,“黄希居然给我朋友圈评论了?!”

    “什么?”

    闻言黎遇春抬头,她从郝甜手上接过手机,就见好友一个小时前发了条朋友圈。

    我的饭搭子终于回来了(*/?\*),配图是黎遇春低头点菜的照片,照片里的她将棒球帽摘了,蛾眉长睫,头顶上是昏黄的灯光,周身恬静。

    她视线往下滑,就看到黄希的评论。

    “遇春?有时间聚一聚。”

    “宝贝,我该怎么回复啊。”郝甜思绪一转,“边嘉树会不会也看到了,不过他那微信可能也不用了,一年到头跟个木头一样没半点动静。还好希希你后来跟他分开了……”

    郝甜话没说完,半知半觉不应该提到这个人,“宝贝儿,我说错话了。”

    “没有。”黎遇春笑着把手机还回去,“我今天在机场看到他了。”

    她身子后靠到椅背上,语气淡淡,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

    “啊?那你们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黎遇春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转头看向窗外,声音很轻:“你会跟一个陌生人打招呼吗?我跟他当初不也就那短短的几个月,想必他早就不在意了。”

    考虑到黎遇春行程劳累,还要倒时差,吃过晚饭没有安排其他活动,郝甜就将人送回了家。

    黎遇春打开家门,虽然近六年的时间没住过人,但昨天刚约阿姨来打扫过,屋子还算整洁。

    她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如今也是她在南市唯一的家,小两居,挂在秦姨名下,当年才得以留下来。

    黎遇春很快洗漱,回完几封工作邮件就躺了下来。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好,在梦里她见到了少年边嘉树,那双漆黑的眼。

新书推荐: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 爆裂飞车之噬魇星匙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全网黑后,顶流哥哥带我种地翻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