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燃春 > 第2章

第2章

    “来,各位同学都站得离黎总近一点。”

    “一起喊茄子!”

    “黎总,您看看这张照片怎么样。”

    黎宏健看了眼助理的手机,“可以。”

    随后他微微俯身,“同学们,你们在这等黎叔叔一会儿,叔叔去叫下比你们大的姐姐。”

    黎遇春被黎宏健找到的时候她正躺在小轿车后座,两腿交叠翘在车窗上。

    双耳戴着耳机,哼着歌闭眼假寐。

    黎宏健叫了几声车上的人还是没反应,耐心耗尽,他上前一步扯掉女生的耳机。

    “干嘛。“

    安静的氛围被打破,女孩稚嫩的脸上双眉皱起,语气里带着不满。

    “小希,跟爸爸一起和同学们拍张照片吧,留个纪念,这些同学都很努力,成绩也是很好的。”

    “关我什么事。”

    黎遇春嗓子里溢出一声轻笑,“黎总,请问下什么时候作秀还要女儿上场了。”

    说完她又重新闭上眼。

    “小希,爸爸没有作秀。爸爸是真心希望这些同学能够通过学习走出这座大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车后座上躺着的人依旧没动。

    黎宏健又说:“你不是想跟朋友去大西北毕业旅行么,爸爸同意了。”

    闻言,后座上的人终于长睫微颤,随手抓起一边的拍立得下了车。

    黎遇春跟在黎宏健后面,来的路上她一直在睡觉,现在才完整看到这个村子的景色,手中的拍立得蠢蠢欲动。

    “黎总,黎小姐。”

    助理忙迎上前,“同学们,给大家介绍下啊,这位是我们黎总的女儿,可厉害了,今年高考,考上了南大。”

    “南大。“有学生惊呼,南大虽然在全国不是数一数二的,但综合实力也排在全国高校榜前五。

    他们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黎遇春,她扎高马尾,穿了件白色的露腰短袖配黑色短裤,身上露出的皮肤像冬天山里的雪团一样白。脚上踩了一双白色帆布鞋,青春洋溢的样子像是学校大屏放的电影里的女主角。

    黎遇春能感觉到很多若有若无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她没有掩饰地看过去,有同学直接低下了头。

    她视线流转,蓦地,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脑海中浮现出艾蒙德镜头下那些静谧的夜。

    男生最吸引她的除了那双眼,还有眼下那颗红痣。

    “是,是,我们一中的这些孩子是该向黎总女儿学习,努力考上理想大学。“

    月中的校长附和着助理的话。

    男孩的眼神没有一丝躲闪,黎遇春甚至能看到他眼尾处双眼皮的轮廓。

    她唇角露出笑容,漫不经心开口:“我考的艺术。”

    高中学艺术的,好像总是让人没法把他们跟努力学习,文化课好关联在一起。

    助理倒吸一口凉气,这次马屁拍错了人。

    “那也是南大的艺术系,不是一般人能进的。”月中校长笑着打圆场。

    “好了,好了。”

    黎宏健转身看向身后那群孩子,承诺道:“只要各位同学考上大学,不管多少人,在学费和生活费上有困难的,就像高中一样,尽管找我,我黎宏健绝对不说一个不字。”

    “谢谢黎总。“

    月中校长激动地跟黎宏健握手,“我替这些孩子谢谢您,当时我们中学要办不下去的时候,也是得幸于您的资助。”

    黎宏健面上挂着温和的笑:“能做点对社会有用的事,也是我黎某人有幸。”

    他摆摆手,“大家来一起拍张照留作纪念吧。”

    一群人站在月中校门口,快门按下,留下一张合照。

    合完照又来了个什么镇里的领导,要跟黎宏健聊事。黎遇春知道这时候她自由了,脚下的步子按耐不住往村口去。

    村口有一颗垂柳树,初夏的季节枝叶仍嫩得发绿,树很大,枝叶多,南市有很多梧桐树都比不上。

    黎遇春拿起手中的拍立得,拍到满意的照片,走过去靠着树身坐下。

    金黄色的夕阳洒在少女的侧脸,她面朝前方,不知是在看远方的青山还是在想心事,边嘉树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不敢上前打扰,只能站在一旁等。

    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初夏的微风吹起两人的衣摆和碎发,一起摆动的还有那些长长的柳条。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片寂静,黎遇春将手机按灭,是忘记取消的闹钟。

    看了眼时间,估摸着黎宏健应该忙得差不多了。

    她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一偏头就看到了一旁站得笔直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一头利落的短发,小麦色的皮肤。

    方才在一堆人里他身高就是突出的,现在单看让挺拔的身型倒是是跟眼前这颗柳树有点像。

    他乌黑的眼珠此刻又看着自己,黎遇春一手叉在腰间,目光没有掩饰地将他上下打量。

    “找我有什么事?”

    少年面上浮出红晕,像是有些难为情,又像是不知该如何称呼她,少年犹豫半天,吐出来一个黎姑娘。

    “黎姑娘,您手中的那个相机是可以直接出照片吗?”

    黎姑娘,这么土的称呼好久没听过了。声音和她想象中一样,带着变声期的低沉和磁性。

    少女脆铃般的笑声响起,她歪头去看手中的拍立得,晃了两下,“你说拍立得?”

    没有多余的解释,也不管对面的少年能不能听懂。

    边嘉树是第一次见到实物,但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前上电脑课,在学校机房的电脑里他偷偷搜过,就是他想找的。

    “您可以帮我和爷爷拍张照片吗?”

    “那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少女反问。

    少年这下站得更加笔直了,眉头一皱,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是他能给的。

    但他知道,他的答案不重要。她只是喜欢见他窘迫的样子,来获取乐趣。

    他吸了口气,重新看向对面的人,“那有什么是您想要的?”

    黎遇唇微微抿唇,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

    “嗯……我还没想好。“

    少女灵机一动,“你先欠我一次,以后我再要回来。”

    边嘉树点点头,认真回复:“好,我欠您。”

    脚下的路越走越偏,起初路上还是铺了石子的,现在是连石子都没了。

    黎遇春皱眉,看着前面的泥巴路。

    前头带路的人也注意到了,他看了眼黎遇春脚下的白色帆布鞋。

    “前两天刚下过雨,要不您穿我的鞋。”

    他现在有点庆幸今早听了爷爷的话穿了一双最好的鞋,没有破。

    “那你怎么办?”

    “我就赤脚过去,小时候都这样的。”

    黎遇春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想象不出来那幅场景,主要她也不差这一双鞋子,虽然是托代购买的某品牌的最新款。

    “我不习惯穿别人的鞋。”

    说完她没等人反应,迈开步子往前走。

    少年讪讪摸了摸头,赶紧跟上。

    用时半个钟头两人终于走到了一处小村庄,这里坐落了几户瓦顶的平房。黎遇春叉腰休息,看着眼前的景象,跟南市的高楼大厦相比,真的不敢相信还有人住着这样的房子。

    “爷爷,你怎么出来了?”

    黎遇春刚站定,就见身边的人喊了一声,像闪电一样往前跑。

    她抬头,就见前面一个平房门口坐了一位老人。

    边嘉树拿起一旁的拐棍,将老人扶起,语气里是关心的责备,“爷爷,李大伯不是说让你这段时间都要卧床休息,外面风大。”

    老人笑着拍了拍孙子的肩膀,“看你好晚还没回来,出来看看。”

    说完浑浊的眼睛看向黎遇春,“嘉树啊,这个小姑娘是?”

    “爷爷,这是黎总的女儿,拍照很厉害的。”

    黎遇春抿唇,她可没说自己拍照厉害,不过他看人还挺准……

    “黎总啊,”听到边嘉树提起黎宏健,老人有些激动地伸出手,“感谢您父亲对我们嘉树……还有月中所有孩子的帮助。”

    黎遇春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眼前这双满是褶皱,还颤抖的手,犹豫了会儿,才伸出手握住,微笑着客气回复:“还是月中的同学们学习努力。”

    “爷爷,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拍张照片吗?黎姑娘会拍照,而且她带的那个相机,拍完照片立马就能出来。”

    “哎,这孩子,”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为了这点事还特地让黎总女儿大老远跟你跑一趟。”

    说着他看向黎遇春解释道:“我年纪大了,前段时间腿又摔了。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这不想留张照片……”

    “爷爷,”边嘉树不高兴地打断老人的话。

    黎遇春抬眸看了眼旁边的少年,此刻板着一张脸,完全没了之前的那副腼腆。

    老人笑了两声,“这孩子就不爱听我说这个。”

    “我看您身体也好着呢,”黎遇春将挂在胸前的拍立得取下来,“不是什么大事,我给您拍几张。”老人摸了摸衣领,“嘉树,那我要不要换件衣裳啊。”

    “不用,爷爷,这样就很好,我去搬凳子。”

    说完他迅速往屋里跑去。

    木头打的凳子,没有刷漆,也没有打磨,上面都是木头的毛刺。

    边嘉树扶着老人坐下,他自己也站到老人身旁,然后看向黎遇春,语气诚恳,“麻烦您了。黎姑娘。”

    黎遇春点点头,脚步后退两步,对好焦,按下快门。

    “爷爷,你看看照片怎么样,”她将出来的照片递过去。

    照片里老人和少年都露出笑容,少年紧靠着老人,站得笔挺。照片里的老人穿着深蓝色的外套,虽然领子上有磨损,但衣物整洁,纽扣扣得整齐,能看出来也是个讲究人。

    “拍得真好,”老人将照片紧紧捏在手里。

    黎遇春看着爷孙两人,第一次在拍照这件事上获得了满足感。

    “爷爷,要拍张单独的吗?”

    老人还没出声,边嘉树就先一步开口,“这一张就可以了,谢谢您。”

    少年觉得只要不拍那张照片,他的爷爷就能永陪在他身边。

    对此,黎遇春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夕阳西沉,天空像是罩了一层橘黄色的纱,时间不早。

    “爷爷,照片拍好了,那我也该回去了。”

    “麻烦您跟嘉树跑一趟,天色不早,干脆留下吃了晚饭再走。”

    “爷爷,我也想留下来吃饭,但来不及了。”

    黎遇春说的实话,黎宏健是打算今晚就驱车赶回南市的。

    边嘉树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少女,他将爷爷从椅子上扶起,“天黑了路不好走,我送黎姑娘现回学校。”

    “哎。”老人叹了口气,布满皱纹的脸上都是抱歉的神色,“也没好好招待下,嘉树啊,隔壁婶子送了袋家里树上结的桃子,你给黎姑娘带着。”

    黎遇春记性和方向感都不差,但这边弯折的路她属实没记住。

    乡间小路两边是绿青青的稻苗,少女走在前面,少年紧跟在后,手中提了只红色的方便袋,两人的背影逐渐融入暮色中。

    “我想吃桃子。”

    黎遇春有些口渴,她停下步子,转身看向身后的人,发丝上像是镀了层金色的光。

    “边嘉树,我想吃桃子。”

    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三个字第一次从她口中吐出,落在耳中轻飘飘的。

新书推荐: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 爆裂飞车之噬魇星匙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全网黑后,顶流哥哥带我种地翻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