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燃春 > 第3章

第3章

    少年点点头,没有犹豫地回她说好。

    两人在桥上蹲了下来,边嘉树将红色塑料袋打开,里面躺着六个不大的桃子,桃子外皮上带着一层细细小小的毛。

    看着有些戳手,跟黎遇春在超市里看到的不一样。

    “在我们老家,这叫毛桃。”边嘉树抬头看对面的人一眼,继续说:“哪家哪户树上结了什么果,做什么吃的了,都会互相送。”

    “挺好的。”

    黎遇春看着少年挑了个最大的桃子,然后一步就跳到了桥下的石墩子上。

    她干脆在桥上坐了下来,桥下的少年双手握着桃子在水中反复搓洗。低着头,一副认真的模样,黎遇春觉得他做试卷时应该也是这样。

    “给。”

    黎遇春从他手中接过洗好的桃子,那些小绒毛都没有了,刚洗好的桃子外皮湿湿的。她对着红色的桃尖咬了一口,抬头就见少年在桥下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

    她微微皱眉,就见少年表情也紧张起来。

    “是不好吃吗?我再洗一个。”

    “没有,逗你玩呢。”黎遇春笑着,唇边露出两个梨涡,她又咬了一口。

    “很甜。”

    边嘉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毕竟这是家中唯一能拿得出手来招待客人的。

    少年面上是禁不住的开心,只好低下头,来压住嘴角的笑意。

    视线往下,他看到的是黎遇春脚上那双白色帆布鞋。鞋带穿的很随意,甚至来说有点任性,不是那样规规矩矩的从上往下穿好每一个孔,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差强人意的是鞋边粘上了些黄泥巴,还好鞋面上没有。

    “我给您的鞋子擦一下?”

    “嗯?”闻言黎遇春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鞋,晃晃腿,“没事,这双鞋我买了好几双。”

    “噢。”少年低声应和,他抬头,就看到田边有两只鸟,两只一起飞了起来,一只越飞越高,一只却只能盘旋在半空中。

    两人到月中的时候天已经黑沉沉,学校门口停着好几辆车,车灯都大开着。

    学校门口站着好几个大人,看到两个小孩过来,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去瞧黎宏健的脸色。

    “小希,”黎宏健严肃的表情有所缓和,他瞥了眼跟在女儿身后那个高高瘦瘦的少年,“去边同学家玩去了?”

    黎遇春点点头,“没带手机。”

    简单回了句,她也懒得再继续说。

    旁边的人都能看出这对父女关系并不好,黎宏健的助理又上来表现,“大小姐,刚黎总都急死了,差点要报警。”

    黎遇春直接无视,她转过身去看边嘉树。

    男生比她要高一个头,她得抬头才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们要回南市了,你以后好好学习。”

    黎遇春说完双颊微红,人家学习关她什么事。

    边嘉树面带着微笑,漆黑的双眸里映着车灯的光,像含了天上的星星。

    “还有,那个桃子做不了报酬。”

    就是他还欠她一个人情。

    他笑着点点头,“好。”

    \

    黎遇春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她坐在床上,揉着脖子觉得这一觉睡得不如没睡,反而更累了些。

    她打开免提将手机扔到床上,掀开被子下床。

    “宝贝儿,今天晚上的时尚杂志晚宴别忘了来参加哦,我安排司机过去接你吧。”

    来电的是向晴,也是黎遇春回国入职的悦风时尚杂志工作室的老板,跟很多明星工作室都有合作。两人在伦敦摄影展见过一次。后来向晴多次在社交软件联系黎遇春,希望她能加入自己的工作室。但那时黎遇春还没有决定回国,都做了婉拒。在辞掉国外工作时,国内几个一线杂志都抛来橄榄枝。

    但向晴打了个远洋电话来,两人聊了一个钟头。虽然悦风算不上一线刊,但风格独特,也有一群粘性极高的粉丝,且好在自由,发挥空间比较大,黎遇春正式决定入职。

    黎遇春将头发随意扎成马尾,“不用,我自己过去,你把地址发我就好。”

    “行,车子昨天已经停到车库里了,开车小心点,宝贝儿。”

    向晴说完没结束,又感慨一句,“靠,一想到我在和美女打电话,本贵妇少女心都要犯了。”

    “别贫了,晚上我会准时到的。”

    “行行行,那我就放心了,宝贝儿。”

    得到承诺,向晴这下才愉快地挂断电话。

    时尚晚宴设在南市一家有近百年历史的酒店,黎遇春知道向晴要让她参加晚宴的目的是要介绍她认识人。

    酒店前门铺好了红毯,黎遇春到的时候红毯上各个杂志和报刊的灯光已经就位。听向晴说这次晚宴邀请的主要是商界人士,娱乐圈里收到邀请函的都是一线明星或者正当红有流量在身的。

    向晴知道黎遇春不爱凑这种热闹,提前安排好助理等在酒店门口。

    黎遇春跟着助理直接进入酒店,酒店里的陈设让人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20年代。

    “遇春姐,宴会大厅设在三楼,宴会还没开始现在人还不多。”

    黎遇春视线在宴会厅停留了两秒,看着小女生手中的手机屏幕不断亮起,“你先去忙吧,我自己逛逛就好。”

    “不好意思啊遇春姐,今天好几个明星都约了工作室拍照。”

    黎遇春点点头,她沿着楼梯上楼。虽然夸张地说每个南市人都必来打卡过,但她却是第一次来。

    年少的时候喜欢所有新鲜现代的事物,更重要的是黎宏健喜欢的,她都讨厌。

    一直走到二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嘈杂声。

    “粉丝们都等着看出发图呢,宴会也马上开始,再另叫摄影师来不及了,现在该怎么办啊,薇薇姐。”

    被叫到的女人脸上带着愠怒,“这个摄影师必须拉黑,最好让圈里的朋友都知道。”

    “行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一道娇糯的声音响起,“早就说这种刚火起来的网红不靠谱,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黎遇春正在犹豫自己是继续往上走,还是返回坐电梯。站在楼道里的三人已经发现了她,面上闪过惊慌。

    三道视线都盯着她,黎遇春淡淡开口:“我要去三楼。”

    “等等,”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视线将黎遇春上下打量,“你是什么人,把工作牌拿出来我看下。”

    黎遇春停住脚步,转眸看向正在说话的女人,女人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高傲的姿态。根据她的经验,应该是明星经纪人。

    “我不是举办方的内部员工,没有工作牌。”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狗仔,万一你拍了我们阿姿的照片,或者录了音怎么办,把你的手机和相机都给我看看。”

    黎遇春唇角扯起冷笑,“要看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警察局。”

    “薇薇姐,”男生凑到女人身边,小声嘀咕:“她不是有相机吗,让她给万姿姐拍出发照不就好了。”

    女人眼神一亮,正准备开口,被一旁的沈万姿拦住。

    沈万姿提起裙摆,上前两步走到黎遇春面前,看着对面那张素颜但容貌并不输自己的面孔。

    微笑着开口:“不好意思,刚刚我的经纪人也是无意冒犯你。你知道的,我们这种名气,随便一张照片拿出去都可能上热门。”

    黎遇春没说话,两双视线撞到一起。

    沈万姿将卷发撩到耳后,脖子上戴着的不菲珠宝项链在灯光下折射出光芒。

    “今天出席活动,公司约了个摄影师,被临时放鸽子了。看你随身带着相机,应该也是懂摄影的,能帮我拍几张照片吗,费用按你平时的三倍结算。”

    黎遇春看着女人撩头发手腕上露出的手绳,有些出神。

    听到声音她重新回过神,“不好意思,请我拍照得先跟工作室预约。至于价格什么的,需要跟工作室谈,签合同。”

    “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拍我们阿姿还拍不到。”

    “是么。”黎遇春轻笑一声,她慵懒抬眸,“不好意思,我不太认识你。”

    说罢她没再停留,径直朝楼梯走过去。

    被叫薇薇姐的女人还想再说,沈万姿将她拦住,“算了,边总已经到了。先不拍了,工作室顶住粉丝压力就好,等结束拍一组补偿他们。”

    楼梯上的人脚步一顿,但也仅仅是那一瞬。

    黎遇春到三楼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向晴一看到她赶忙将人拉到座位上坐下,此时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拍卖。

    “去哪儿了,这么久,”向晴靠过来小声问候。

    “随便逛逛,这里面装饰不错。”

    “是吧,”向晴表示出很大的认同,“今天三组出发图都在这里面拍的。”

    台上主持人正在讲话,“我们整个集团一直致敬时尚,同时秉承乐观的态度展望未来,努力致力于可持续发展。接下来是我们的慈善拍卖环节,感谢各位莅临,为慈善事业共出一份力。接下来有请本场第一位拍卖解说人,边希集团ceo边嘉树先生。”

    台下响起掌声,四处的灯光熄灭,唯有一束仅打在男人坐着的位置。

    男人穿着一身定制黑色西装,从容不迫地从座位上站起,朝着身后的方向鞠了一躬,视线在人群中略过,没有停留,随后系上西装纽扣,迈步朝台上走。

    灯光一直紧跟他的脚步,随后一起停在了台上。

    男人面上带着淡笑,站在台上挺拔清隽,浑身散发着成熟男性的松弛感。

    很快,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场内十分安静,所有人都在听他娓娓讲述。

    黎遇春看着台上的人有些恍惚,昨天只不过匆匆一瞥,现下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台下都是隐在黑暗中,她可以细细打量。

    他已长成了成熟且事业有成的人,很难将台上的人跟昨晚梦中的少年重合。

    四周的灯光重新亮起,黎遇春收回目光。视线冷不丁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看到对方口型叫了声她的名字,她露出微笑,点头示意。

    拍卖环节结束就是各自的自由活动时间,也就是交际环节,来这种场合总是要认识点人的。

    “黎宝,我带你见几个杂志的朋友。”

    黎遇春跟着向晴,大部分时间都是向晴在说,听她介绍自己在国外拍过的那些作品,拿过的摄影奖项,她站在一旁负责笑。

    “遇春。”

    黎遇春闻声回过头就见黄希站在后方,在一个城市,混的圈子又有交叠,有些人总要见面的。

    她跟向晴打招呼,“有个朋友,我过去一下。”

    黎遇春站定在黄希面前,记忆中的黄希还总是那个齐颌短发的少女,现在面前的人一头长直发,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时尚优雅的职场穿搭。

    “那天我看到郝甜的朋友圈,才知道你回来了。”

    黎遇春“嗯”了声,“刚回来没多久。”

    “真的是好久不见,”黄希指了指后方的位置,“刚想拉嘉哥一起过来打声招呼的,他被那些人缠住了,等下过来。”

    循着手指望过去,边嘉树身边围了四五个男人,他比周围的人都要高些,单手叉腰,随意站在人群中,露出大半个身体。

    黎遇春不会寒暄,就像当下,很久之前她跟黄希也没有熟到交心的地步。也许是因为受黎宏健资助的原因,那时的黄希对她与其说是友谊更多是客套。

    黎遇春无所谓,她一直觉得黎宏健做的跟她没关系。现在过了五年再见,更不知该说些什么。

    “黎总的墓,我们几个逢年过节都会约着一起过去看看。”

    黎遇春点头,真心道:“谢谢,你们比我强。”

    “遇春,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

    “他们那应该谈的差不多了,”黄希边说着边转身招手,“嘉哥,这里。”

    一步,两步……黎遇春目光落在布满纹路的大理石地板上,看着那脚步逐渐靠近,直到最后在离她两步左右的位置停下来。

    纤长眼睫掀起,她面上挂起明艳的笑容,朝对面的人伸出手,“好久不见,边嘉树。”

新书推荐: 异世界游录 葬千江 谁说华夏无人,开局召唤杀神白起 僵尸:九叔我师傅! 系统怕我末日死,开局签到火种源 穿成县令后,她带着鬼去办案 哥们?你一等功勋章都挂不下了? 修仙请小心 洪荒:我通天,拒绝被夺舍 抱紧反派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