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开恩

    雏鹰的荣耀正文卷,开恩“那我偶尔也要试试别的风格嘛,免得被我们伟大的陛下给腻烦啦~”

    艾格妮丝如此主动和娇媚的表现,让艾格隆颇感意外,不过他当然也不会煞风景,于是很配合地与自己的情人亲热了一会儿。

    结束亲吻之后,艾格妮丝面若桃花,眼睛里也多了几分魅惑的神采。“陛下,您送给我的庄园,我很喜欢。如果您能够时常过来的话,那我就更喜欢了。”

    “唔,这个倒是可以。”艾格隆点了点头,“反正离得并不远,以后我会时不时过来看你的,那个地方我也很喜欢。”

    “唉,说起这个我就来气……”艾格妮丝突然脸色一变,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昨晚我都准备回去休息了,结果埃德加这个混蛋一闹,我不得不留在宫里,一宿都没睡好。”

    “如果你现在疲倦的话,那我可以批准你今天休假,你现在就回去休息吧,艾格妮丝。”艾格隆关心地抚摸了一下她的面庞,“虽然昨晚确实大家都忙活了一宿,但从好的方面来看,至少我们没有得到更大的损失,埃德加被抓起来了,一切重新风平浪静,你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尽可以回去休息——”

    “您这话说得,我的姐夫被抓,姐姐痛苦不堪,这能叫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吗?”艾格妮丝横了艾格隆一眼,“这件事没有尘埃落定的话,我怎么也没有办法安歇下来的。所以,陛下,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求您……”

    难怪这小妮子突然这么主动,原来是真的别有所图啊。

    不过,艾格妮丝确实不是一个能耍弄心机的人,她的表情和神态早就出卖了她另有心事,早已经洞悉世情的艾格隆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无非因为她是宠妃,所以艾格隆特别容忍罢了。

    看到她既跃跃欲试又有点心虚的样子,艾格隆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艾格妮丝,你实在很不擅长于讨要东西,不过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行吧,想要什么你就直说吧,用不着求情,我很乐意给——”

    艾格妮丝对于自己所受到的“宠爱”,虽然会感到羞惭,但不可避免地也会有一点沾沾自喜,于是她也笑了起来。“陛下,我要的东西很简单,请您让我参与到对埃德加的调查当中吧……我想要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叛徒,如果是,那我恨不得亲手了结了他!如果不是,那我们也应该尽快给他一个清白。

    我当然不是为了这个家伙,而是为了我的姐姐,试问作为埃德加的夫人,眼下她承受着多大的压力?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这件事能够尽快解决、最好不要在外界引起什么风浪……”

    艾格妮丝并不擅长于说谎,这已经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合理”的理由了,不过从逻辑上来说确实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这也说得过去。

    艾格隆顿时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倒不是因为他怀疑艾格妮丝的动机,而是他觉得这件事牵涉太大,知情人越少越好,而且艾格妮丝立场天然就站在自己姐姐一边,如果让她参与进来的话,恐怕会对埃德加更加不利。

    眼见他沉吟不语,艾格妮丝顿时有点急了,于是她又继续试图说服艾格隆。

    “陛下,我之前不是参加过您对我师傅的审问吗?多少也是帮了您的忙对吧?而且至少也证明我并非是一个给大家添乱的人,既然我已经有这样的资历了,您再让我参与进来,又能有什么问题呢?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着说着,她眼巴巴地看着艾格隆,然后轻轻地摇晃着他的手臂。

    这是她对父亲常用的招数,过去作为父亲最真爱的小女儿,每次她一撒娇都会让父亲让步,而现在,这种撒娇不再是父女之间的天伦之乐了,却带上了几分献媚的意味。

    不过不管怎样,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艾格隆自然也会随之心动。

    “好啦,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当然乐意送给你……”于是,他伸出手来,轻轻抚弄起了艾格妮丝的头发,“不过,在这之前,我要把我的想法告诉你,免得你闹出什么乱子来。”

    “什么想法?”艾格妮丝连忙追问。

    “经过了我和特蕾莎、以及安德烈的仔细分析和判断,埃德加的逆党嫌疑并不重,至少没有严重到要让我们如临大敌的地步。”艾格隆小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既然他不是什么大敌,那么特雷维尔将军自然更加不是大敌,恰恰相反,我还要继续旗帜鲜明地支持他,让他有机会可以在他的新职务当中有所作为——所以,艾格妮丝,无论怎么调查,只要没有发现特别不利的证据,我都会如此处理了,这一事件必须冷却下来,不能成为外界攻击我、攻击特雷维尔家族的借口……明白了吗?”

    艾格隆说得云淡风轻,艾格妮丝却听得瞠目结舌。

    哪怕没有什么政治嗅觉,她也完全听得明白,这就是陛下打算强行压下风波继续力挺特雷维尔侯爵。

    姐姐啊姐姐,你机关算尽,满心以为可以一口气弄死特雷维尔父子两个,甚至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而且你也确实已经做到你能做的极限了……可是,短短一夜之间,你就突然一败涂地,甚至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禁不住心中百味杂陈,为姐姐感到遗憾。

    并非姐姐智力不足,或者手段不狠,而是她毕竟从小是深闺大小姐,嫁人之后也是在宅院和宫廷这些方寸之地当中生活,纵使耍尽了手腕,终究还是小瞧了外面的人。

    按照逻辑来说,碰到这档子事之后,陛下应该会抱持着‘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把特雷维尔将军召回来细细审问,但“权力”却是可以无视“逻辑”的。

    虽然有心想要帮姐姐,但艾格妮丝知道自己挽回不了局面,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推翻陛下本人、还有特蕾莎皇后的意见,这不是“据理力争”就能办到的事情,因为他们就是“理”。

    甚至,她知道,如果自己还要“据理力争”的话,搞不好马上就会被陛下怀疑了,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所以,她只能接受既定事实。

    而这也就意味着姐姐危险了,埃德加姑且不论,但以特雷维尔侯爵的手腕和性格,被人这么搞了一次之后,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报复回去的,而这时候如果他搞清楚居然是自己的儿媳妇暗地里来了一发“背刺”,那他又怎么可能原谅爱丽丝?

    到时候,恐怕又是一番恶斗,而这一次姐姐会处于绝对劣势当中,因为不管怎么说,将军都是她名义上的公公,握有天然的优势。() ()

    所以,现在她能够做的一切,只能是尽力去保全姐姐了。

    姐姐的计划,哪怕是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但她也不能就此袖手旁观,任由姐姐落到更加悲惨的下场。

    她没有那么多心机和头脑,但是她有一腔热情,还有绝不服输的意志,她必须保全姐姐,不让她再沦为命运的牺牲品。

    “你在想什么啊,艾格妮丝?”眼看艾格妮丝在发呆,艾格隆忍不住问。

    “啊,陛下!”艾格妮丝猛然惊醒了过来,“我只是……只是有些惊讶而已,没想到您居然能够这么宽宏大量。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至于因此而受损,特雷维尔家族的脸面也保住了……”

    虽然脸上摆出了庆幸的样子,但是她的心里却已经极度沮丧。

    这个消息她也必须告诉姐姐,可想而知,姐姐只会比她更加沮丧十倍。

    “对了,昨晚你去见过爱丽丝夫人了吧?她现在怎么样?”艾格隆问。

    “她还好……还好,只是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打击,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艾格妮丝连忙回答,“毕竟,在这个时候,突然碰到了如此噩耗,再坚强的人也难以承受吧……”

    “是的,我完全能够理解夫人的心情。”艾格隆点了点头,“不过,既然是她告发的埃德加,也是她拿出了物证,那么为了尽快查清楚真相,恐怕也需要她配合一下调查——”

    “现在就调查她吗?那也太残酷了,她刚刚承受了这么严重的打击,怎么能够经得起严厉的审问呢?”艾格妮丝一听就急了,连忙为姐姐辩解。“陛下,还是……还是稍微宽待她一下吧。”

    虽然艾格妮丝这有点强词夺理了,但多少也是有点理的。

    艾格隆一想也对,作为艾格妮丝的姐姐,作为自己夫妇的宠臣,作为一个“受害者”,怎么说也要给人一点体面才对。

    “当然了,她一直以来的忠诚和勤勉我们都看在眼里,并且为此深深感激。所以,直接让她和埃德加一样接受审问,确实太过于严苛了,所以……艾格妮丝,这就交给你吧,你去跟她把事情都问清楚,然后给我们答复。”

    “好的,陛下!谢谢您,太谢谢您了!”看到艾格隆如此格外开恩,艾格妮丝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因此而对他充满了感激。“您对我真的太好了……”

    “傻姑娘,这不是应该的吗?谁让我喜欢你呢?”艾格隆笑着回答。

    之所以他对艾格妮丝这么宽宏大量,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喜欢这个情人,另一方面则是他根本不相信艾格妮丝会对自己不利。

    其实,他之前已经隐隐约约有过猜测,认为爱丽丝的表现有些可疑,但既然他已经定下了“不扩大”、“不追究”的基调,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对爱丽丝太过于穷追不舍。

    他现在需要做的,是给外界一个合理的解释,顺便安抚肯定会方寸大乱的特雷维尔侯爵,让他继续给自己卖命干活——这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以后,其他的次要东西,倒是可以从长计议或者放在一边。

    “艾格妮丝,经历了这么多事,你的姐姐恐怕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所以我给她开恩放假了,她这段时间可以和你一起住在那座庄园里恢复心情,等她恢复好之后,再返回到原本的岗位当中吧。”在交代完了之后,艾格隆又向艾格妮丝叮嘱,“至于埃德加嘛……不管他到底是不是逆党,他至少都干了违背我意愿的事情,所以他注定应该接受一些惩罚,无非是程度的轻重而已……”

    “嗯,好的!”艾格妮丝点头应了下来。

    她反正只关心姐姐,至于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坏姐夫,她巴不得他继续倒大霉,才不会说半个字的情。

    而这时候,也到了艾格妮丝告别的时候了。

    虽然今天她第一次刺探消息,得到了一个“噩耗”,但至少她也有点收获,把姐姐纳入到了自己的保护之下,没有让她接受严厉的盘问调查,这样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眼下她只想尽快回到姐姐的身边,告诉她现在事件的进展。

    而就在她向艾格隆行礼告辞的时候,艾格隆又开口了。

    “艾格妮丝,爱丽丝夫人一向办事勤勉认真,而且出身高贵,皇宫当中很难找到比她一样同时兼具两个优点的夫人了,我和特蕾莎都很信任她,依赖她。发生这种事件,让我们每个人都为之遗憾,我也比任何人都更加同情她,她如果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尽管可以跟我说,我很乐于尽我所能,回报她之前的忠诚和勤勉。”

    “嗯,我明白了!”艾格妮丝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接着,艾格妮丝回到了姐姐的身边,然后把陛下最初的决定告诉给了姐姐。

    果然,听到了这个“噩耗”之后,爱丽丝的脸上顿时就失去了血色。

    一切的算计,一切的筹划,一切的勇气,最终居然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她顿时就感受到了无穷的悔恨和荒谬感。

    在片刻的失神之后,她总算忍耐住了痛苦,然后再问妹妹。

    “陛下还怎么说?”

    “他说他很同情您的心情,所以最近可以给您放假,让您一起到我家去度假静养。”艾格妮丝回答。

    艾格妮丝不知道情况,但爱丽丝却一下子听明白了——这不就是被赶走了吗?

    不……不能失去这一切,我一定得回来!

    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东西了,在宫廷的职位,呼风唤雨的权势,是她人生当中仅剩下的东西了,哪怕陛下开恩不追究她“诬陷亲夫”的罪行,她也不可能接受失去这一切,被迫躲在庄园里“静养”的结果,那恐怕比死了还难受。

    “陛下还说,有什么苦处您可以跟他诉说,看在您过往功劳的份上,他很乐意帮助您……”这时候,艾格妮丝继续漫无心机地说。“总之,陛下已经对您足够开恩了,姐姐,我们都得感谢他!”

    而爱丽丝悄然明白过来了。

    “陛下,还真是开恩了啊——”她苦涩地叹了口气。“好啦,我们走吧,艾格妮丝,我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了,我太累了。”

新书推荐: 共享天赋:诸天他我都是莽夫 乔予薄寒时的 斗破:授徒万倍返还,丹帝古河 带着金毛穿越了 大夏第一神探:楚红楼传奇 握紧江山 原神:贵为魔神却是重生浪子 重回五岁意外开挂小姑娘她杀疯了 殃君 快穿:强批宿主她人美心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