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致*******] > 终末林博尔戈2

终末林博尔戈2

    第27章

    昨晚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元希成功扮演出了对主动邀请自己的人索然无味的模样。

    “早。”路斯特直勾勾地盯着戴面具的她。

    怪吓人的。

    元希是第一次与人同床共枕,从醒来时的茫然被迫切换成冷淡:“嗯。”

    今天也是忙碌的一天,元希没空与这些所谓的助眠人周旋,在嘱咐他们不要离开院子后,她独自一人出门。

    日程:

    上午拜访委捷公爵

    中午与玄星学派代表一同就餐

    下午购置服装并等待现场修改

    晚上参加情报酒会

    感情昨天去“无眠”还算是去放松了。

    对于这些工作,元希报以得过且过的心态,今日重点还是放在调查世界末日上。要是能弄清这末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促使其他势力阻止它发生就好了。

    好不容易又活一次,她可不想又像黛拉那样短命。

    她现在就是格蕾,魔女格蕾。

    ……

    委捷公爵是个和善的中年男人,圆润的脸上挂着暖呼呼的笑,十分热情。

    “是受伤了吗?我这里有修复用的药膏,要不要试试?”委捷公爵说,“不用也是浪费了。”

    “多谢,”元希说,“也希望您向我的同僚们保密,毕竟——”

    委捷公爵会心一笑:“有劳你的情报,让我提前几天享受了潇洒日子。我预定了极北之地多林的旅程,等下周议会结束就启程,有兴趣一起么?”

    “我还有别的安排,真是遗憾。”元希遗憾婉拒。

    两人聊的非常投机,似乎格蕾的情报非常时新,且与委捷公爵等诸多势力私交甚好。元希感到胃开始抽搐,这样的格蕾竟选择了在熊熊烈火中自焚。

    末日的情况看来着实棘手。

    婉拒了共用午餐的邀请,元希在马车上挤出一大团药膏往脸上抹,效果立竿见影,扭成一片的伤口飞速复原。

    出乎意料的,玄星学派的代表并不是威伦,是个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人。在马车上想好的寒暄立即作废,元希猜测着他的身份,换了个严肃些的表情。

    “好久不见。”元希点头示意,“替我转达对威伦的谢意。”

    “不必客气,父亲他昨晚带回家的数目比这个还多。”约翰伸出双手比了个数字,“玩的开心就好。”

    元希的脸忍不住一抽:“及时行乐。”

    约翰很认真地行礼:“及时行乐。”

    午餐极其贴切这个主题,桌上的珍馐无比丰盛,精致又小巧的餐点源源不绝。桌边的装饰是鲜艳又沾着露水花朵,不远处甚至还有不间断伴奏的乐手和舞者。

    在昨天刚刚与威伦见面的前提下,今天这顿午餐就显得别有深意。元希谨慎地等待约翰抛出话题。

    “申请成功了吗?”约翰切着牛排,状似无意地问。

    元希低垂的眼小幅转了转:“还没有。”

    约翰显然对这个答案有些失望:“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玄星学派如此坦诚,他们还要遮掩什么?”

    “我这边会尽力。”元希模棱两可地说。

    “唉……”约翰忽而沉沉叹气道,“父亲昨天晚上一定问过你们的意见了,但我始终认为,民众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机敏。粮价今天莫名上浮了一分。”

    “你要劝说我吗?”元希把约等于烫伤的烤肉塞进嘴里,“现在的天平真的平衡吗?”

    “不,几乎是一边倒。”约翰无奈地笑,“坚持公开的只手可数。本来想依靠你们魔法学派的测算,这样也不算违约了。”

    “你说,末日真的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吗?”元希低声问。

    约翰郑重地放下餐叉:“我当然希望它可以改变。但这是测算了无数次的结果,星星总是告诉我们相同的答案。”

    “所以你们学派的所有人都放弃了?”元希轻啜一口甜酒。

    “不是我们学派的所有人,而是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约翰说,“魔女格蕾,你是第一个提出异议的人。”

    元希心一紧,暗道不好,停歇了继续追问的念头。

    末日预言的内容到底是什么,魔女格蕾并没有记载,元希却觉得其中的内容一定很重要。

    重要到能说服所有人相信一个毫无预兆的末日预言,并做出如此认真的表决。

    在午餐结束后,她心中便升起了个念头——得想办法知道玄星学派的测算内容。

    原身一定是知道的,那么现在如果她再去套话,就会显得格外可疑。此时就要选择一个更直接的方法,比如去玄星学派找到测算结果。

    测算结果在哪,元希早就向约翰套出了话——就在他们家的藏书楼里。看似范围很大难以找到,但像这种神秘的东西,一定塞在最不好找的角落里,她有了几分底气。

    马车晃晃悠悠地跟着约翰的马车,没多久就到了。

    “魔女格蕾找威伦。”元希把徽章在守门人面前一晃而过,“直接进去找他。”

    毫无难度,真的毫无难度。

    格蕾与威伦的私交甚好,仆人看见她也只会打招呼,完全不阻拦。

    不费吹灰之力,元希就进入了他们家第二高的建筑藏书楼。

    “真的要在这里吗?”一道熟悉的低语声响起。

    带着蛊惑的声音答:“不喜欢吗?”

    元希:?

    一阵淅淅索索声,伴随着布料摩擦的声音。

    正当元希浑身僵硬着挪动位置时,声音突然停止了。

    或者说是,戛然而止。

    突然失去一切声音的藏书阁显得格外诡异。

    下一刻,元希听到了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步声清脆地回荡在藏书楼里。脚步声没有靠近,反倒一步步地往上走。

    元希提起一口气,朝刚才声音的方向轻声走去。

    ——威伦躺在地上。

    她赶紧上前探了把鼻息,幸而人还活着,只是被以某种方式迷晕了。

    那刚才的声音,莫非是他的某个男宠?

    如今进入藏书楼,和她的目的一定是相同的。她看着地上的威伦,犹豫片刻。

    救人,然后找其他的方式。

    ……

    做好事,不留名。

    元希翻阅着笔记本上的日程,等待服装店的裁剪。

    之前把威伦拖出来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他本就不瘦,还得当心不发出声音,以至于到服装店的时间已经不早了。

    根据日程记载,格蕾曾在一周前拜访过魔法学派总部,也许在那时她已经获得了魔法学派的测算,等酒会结束后她一定得回去测算一番。

    “这套礼服可真衬您。”店员营业性夸奖着。

    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元希很是满意,这件礼服延续了魔女格蕾衣柜里一贯的阴森风格,又剪裁得适合活动身体。

    可当她乘着马车来到场地时,竟被通知酒会临时取消了!

    门口已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奢华马车,元希粗略一数,绝对不少于十辆。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有仆人前去交涉。

    工作人员歉意地说:“酒会举办人两天前临时传达的消息:本次活动因故延后,非常抱歉。”

    “因故?”不少人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倒是说说什么原因啊。”

    门口的嘈杂险些不逊于市场的叫卖声。只言片语中,元希明白了,这酒会以前从未有过临时取消的经历,因此本次的延后显得疑点重重。

    “别争了,是他死了。”一个女声突兀响起,犹如平地惊雷。

    “什么?怎么可能??”

    “谁?谁说的?”

    “开什么玩笑,啧。”

    元希制止了车夫:“再呆一会。”

    那女声之后丢出来的信息更为可怖:“我看见他在火里,燃烧。”

    “你是什么人?酒会举办人的真面目谁都不知道,你又怎么敢说出这种话?”

    “测算而已。”女人低低地笑了,“烈火之下,无人可能幸免。”

    元希心惊,催促车夫:“走吧。”

    “后面不听了吗?”车夫听得兴致盎然,“测算,这是玄星学派的人吧,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到……”

    “不听了,我想起还有别的事。”元希说。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神秘的酒会举办人就是格蕾本人。

    行吧,吃瓜吃到自己头上。

    格蕾的身份可真不少,怪不得会使用笔记本记录日程。

    元希翻开笔记本,对照着参加情报酒会进行检索,发现酒会的频率约为一月一次。两天前临时通知取消,和自焚的时间恰恰吻合。

    也就是说,自焚前一定有什么巨大的冲击性信息。

    元希愿猜测它为,魔法学派的测算。

    一下马车她便冲回房间,找寻各处隐蔽角落。

    在一本厚厚的古籍里,她找到了夹在其中的书页。

    元希反锁房间,展开薄薄的纸张。

    “时间之流,愿望之灵……”她按照纸上的喃喃念道,“窥未尽之局。”

    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浮现在她身上,它像水一样流动,又像泡沫一样转瞬即逝。

    “天命已尽?”元希的脑中冒出这四个字来。

    下一瞬,她否定了:“怎么可能。”

    再来一次,元希刻意调动了上个世界课上学会的魔力使用方式,依旧得出了“无法再续”的结论。

    那这个世界还会存在多久呢?
新书推荐: [京灵同人]骷髅与猫 我的恋爱日记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赢了卡牌游戏 寻疑者不期而遇 我和腹黑女友一起解读深渊 绑*******际 逆天至尊 炮灰师尊的科技自救计划 上春筑城·清风渡 我只是一个柔弱可欺的小小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