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庄

    门锁不过轻微一响,屋内所有人瞬间紧绷了肌肉进入备战状态,空气死寂得几乎能听见精神力暴动的能量音。

    就跟上次探索外界时一样,大家都预备着什么危险或异常的突发状况。

    也跟上次一样,什么都没发生,好像你们只是居民区打开房门的普通住户。屋外傍晚的凉风徐徐涌入,带来草地清新的气息,但没人深吸一口这来之不易的清甜空气,反倒都屏息凝神,好像担心外界的风会吹来不干净的东西。

    僵持了大约一分多钟,「墓志铭」的画面还是没变,于是迪亚波罗微微松开拳说了声:“无异常。”随着被这句话多少消解的紧张,卡兹将手伸出门探知气流:“温度36℃,湿度74%,含氧量21%,气压101千帕……就是正常地球大气环境。”

    “所以……我们要……出去吗?”你对外界有种心里发怵的直觉,不知是上次拍摄画面留下的阴影还是潜意识记忆造成的恐惧。

    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寻找离去的方法,可真到了能迈入未知领域的那刻,却不由得心生畏惧迟疑不前。

    这屋子既是囚笼,也是保障,只要留下,就能安全无忧地过一辈子。

    你曾拼了命想要活下去,想要逃出去,想要离这帮危险分子远远的,可离了他们又能去哪儿呢?离开他们孤身闯荡状况不明的外界又比眼下安全多少呢?

    你仍需仰仗他们的力量,利用他们的力量保护自己同时防止被他们的力量所伤,与虎谋皮……身后贴着你的迪奥很冷,你的胃又在痉挛,你的腹部很痛……

    卡兹回身带上门的时候顺便把被迪奥松松圈在臂弯里的你拉回自己羽翼下:“她生理期,不能受凉。”

    迪奥无所谓地朝大门一抬胳膊:“不出去?我们这些天的所作所为、勉强自己跟不合拍的家伙同处一室、忍耐并不喜欢的同僚,不都是为了这个?”他转眼看向迪亚波罗,后者明显精神状态不佳,一副创伤后应激障碍要发作的样子,“呵,之前叫得最凶的,走啊?”

    迪亚波罗横他一眼,强压火气,说要用遥控无人机搜集些情报再做打算:“激我?我才没那么莽。”

    吉良吉影说该做晚饭了,要走也是明天起床之后。

    吸血鬼却觉得夜晚将至的黄昏正适合他出发:“一起?”他问普奇。

    “如果是紫外线问题,不必担心,出发时我可以将时间加速至某个阴雨天。”普奇又开始端水:“再迟几日也无妨,等大家各自做好准备,九的生理期也过去之后,一起行动更稳妥些。”

    太阳如流星般划过天际,起起落落十几轮后,天光暗下来,一个灰蒙蒙的阴天出现了,普奇还想再往后调,看有没有更合适的、乌云更密集的天气,但迪奥说算了,这样就好:“万一半路下起暴雨更麻烦。”「世界」举着银面黑底的24骨超大折伞跟在他身后为他遮挡阴天暗淡的紫外线。

    吉良吉影逆时针绕了宅邸一周,回到门口:“没贴名牌,没有文字标识,没有能标明地址和身份的信箱,暂且无法确认‘荒木庄’的假说是否正确。”他穿过草坪,打算再去院门看看:“迪亚波罗呢?他不敢出门?”

    瓦伦泰说他还在做准备,至于准备什么就不知道了。

    “我觉得应该先考虑代步工具的问题。”透龙指指四下无人的旷野:“我们要去调查上次拍摄的那个奇怪城镇对吧?如果没有现代交通工具,光靠走路至少要四个小时。”

    “压路机不是挺多的吗?”

    “那是耕地机。”这里应该是乡村地区,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零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低矮房舍和各种现代化农用机械设备,你们鹤立鸡群的八层大型别墅显得相当突兀,像拙劣的P图拼接效果,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我建议用拖拉机。”你指指远处几辆土黄色的车:“比起播种机或收割机在水泥马路上会快点。”

    “问题是谁来开这玩意。”迪亚波罗拎着两只超大号长方形黑色防护箱挤出门:“我们有三个二十世纪以前的原始人,一个硅基生物,外加一个看起来还没到能考驾照年龄的小丫头,那类车只有驾驶室的两个座位,也就是至少要四个能开车的。”

    “抱歉,我真的不会开拖拉机。”普奇说:“我出门一般带司机或打车。”

    “得,又少一个。”迪亚波罗把箱子扔给「绯红之王」,空出手给自己挽了个高马尾:“你们能不能会点正常人该会的技能?”他嘴里叼着发圈,吐词含糊不清:“要么在后面挂个拖板,要么趴拖拉机顶上,自己选吧。”

    普奇纠结的表情明显是哪个都不想选:“虽然但是,以我的拙见,开拖拉机并不是什么很常见的技能。”然后他站在院子里试图凭意念或精神力把自家庄园里的车库和机场再现出来。

    透龙说可别小看硅基生物,他为了融入人类社会做了不少功课,驾照什么的早就考到手了,至于拖拉机……他稍微摸索一下就能学会……大概……

    卡兹相当不屑的撇嘴:“我会飞。”

    他成功杀死了比赛。

    最后商定卡兹带你飞(你激动得两眼放光),迪亚波罗、吉良吉影、透龙开拖拉机,其他人坐副驾。

    “带了什么?”你问迪亚波罗。

    “枪。”他说如果要对付大规模的普通人,用机关枪扫射效率更高:“这玩意可比替身好用多了。”

    Emmm……

    庭院很大,你沿着草坪的石板路不紧不慢地往院门走。卡兹的飞行速度有500km/h,他说你要是愿意可以先慢慢走着玩一会儿,晚些再去追赶大部队也来得及。所以你就优哉游哉地一步一步慢慢走,以免踩到石板缝里冒出的不知名小野花。

    为什么不想踩到它们呢?自己似乎并非是一草一木总关情的人,也许跟JOJO有关吧……

    你不由得泛起一阵柔和的浅笑,心情欢快地抬头,正望见卡兹站在院门外逆着光看你,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转头时你看到他被阳光照亮的脸上嘴角弧度是扬起的。

    你做了什么让他开心的事吗?

    相处了十几天,还是摸不太准师傅的脑回路啊,果然代沟太大了吗?

    “你可以坐我的车。”迪亚波罗突然说,以他的步幅本不该这么慢,却不知为何跟落在队伍最后的你并行着:“在天上飞比较危险,没那么稳妥。”

    “卡兹师傅很稳的,不会把我摔下来。”你在石板间一蹦一跳:“谢谢您之前答应保护我直到安全离开这所房子,现在终于顺利出来啦,如你所愿,已经可以甩掉我这个麻烦了。”

    他抿了下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半晌才勉强道:“你的记忆还没完全恢复,里面或许有能解释这个奇怪世界现状的信息,在那之前我不希望你出事。”半真半假……

    原来如此,你又跟他聊了几句,大意是说卡兹很靠谱,他之前白天写代码的时候不也把你交给卡兹和普奇看管吗?适当多相信别人一点也没关系:“什么都亲力亲为会很累哦,BOSS。”

    他小声咕哝了几句,你没太听清,但感觉他心情貌似不佳,再聊,话不投机,你试着开玩笑活跃气氛他也不笑,反倒有些生气的样子,怕再说下去惹恼他,你小跑几步为他腾出个人空间,奔向门口的卡兹。

    同样是摸不清脑回路,卡兹情绪更稳定些,相处更容易。

    你迈过石板,跨过草坪,左脚踏过院门,事情就发生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你看到透龙微张的瞳孔,听到什么东西破风的声音,一股大力拽住你的胳膊向后一拉,你倒进迪亚波罗怀里,一颗螺丝钉唰地刺入你刚才站过的地方。

    一切都猝不及防。

    没人说得好直觉这回事,当你跨出院门时,迪亚波罗出于某种说不清的直觉(也许源自他曾遭受「镇魂曲」攻击被全世界针对的经历),保险起见下意识打开「墓志铭」看了一眼。画面中,吉良吉影开来的车上,一颗螺丝钉松脱后像子弹一样射向你。

    金属钉在水泥地上,铮然有声,所有人的视线都投过来。

    “怎么了?”

    “意外?”

    “小心点啊,吉良,弄辆质量好点、新点的车过来啊。”

    “抱歉,这里的农具都有点旧,大概老化了。”

    迪亚波罗和透龙却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巧合的意外。

    “小九酱,你能稍稍往院门外挪一点点吗?”透龙把随身听塞回口袋,语气难得地严肃:“小心哦,要慢慢的,只挪半步出来就好。”他冲身后扶住你的迪亚波罗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

    你照吩咐小心翼翼地将脚尖探出院门。

    刹那间,透龙看见铺天盖地的厄运如黑色的海潮般涌向你!

    下一秒,路边的水泥柱笔直摔下,迪亚波罗一把将你拽回了院内。

    厄运仿佛撞到挡板般消散退去,归于平静。

    水泥柱砸在柏油路上四分五裂,烟尘鹊起。

    “糟糕,你被这个世界的意志所厌弃呢。”透龙顶着他人困惑的视线解释道:“但是,没关系,什么都不用担心。”他灵活地跃过碎裂的混凝土,像会魔法的精灵般轻巧地抬起手将你从迪亚波罗怀里拉入自己怀中:“就算你被全世界的敌意针对,我也会从灾厄的洪流中保护你。”

    他牵过你迈出院门。

    风平浪静,什么都没发生。

    “看吧。”他笑容明媚:“不要离开我身边哦。”
新书推荐: 萧总,你老婆的马甲有点多 抗战:从四行仓库开始 无须置疑,我即多元宇宙主宰 至尊神豪SSSSSR 神豪:千倍馈赠,学霸争相为我买 精灵文主角,哪有种田香 天地都复苏了,我刀修很合理吧? 不朽僵王 原主:穿越者嫌我废,我直接成神 超凡幕后:我只扔下五粒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