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DIO的不妙冒险

    爱吃面包的迪奥没想过自己有被面包围攻的一天。

    对此,他不确定该用什么程度的脏话来精确表达此刻的心情。

    顺带一提,迪奥爆粗口时很少骂娘,一般骂爹,后来连爹也不骂了,因为听起来不够文雅,不符合贵族风度。

    好不容易从贫民窟孤儿成为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该做这种自贬身价的行为。

    这也是他多少有点瞧不起迪亚波罗的原因——像个暴发户,还没完全摆脱当底层混混时摸爬滚打沾染的匪气,带着野生动物锋芒毕露的粗粝感,对英语最熟练的运用是花样百出的痞话,让人一眼即知其出身和成长环境——不怎么好,甚至有很糟的那种。

    迪奥绝不会让任何人看出他曾是那种跟贫民窟的老鼠抢垃圾堆里的面包吃的人,他是且永远只会是「迪奥大人」,是自信大气从容不迫的君王,是为无数追随者带来安心感的恶人救世主。

    真正的攀升,应当是从精神到物质、由内向外全方位的。

    在大学读法律系的时候,他选修了辩论技巧和哲学史,老师说,真正会讲话的聪明的人都擅用比喻,骂人不带脏字。

    作为优等生,迪奥记住了。

    他留意搜集了一些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下流、最侮辱人,又不怎么带脏字的比喻,以便忍不住想骂人时使用,像是青蛙小便和猴子之类的。他一直很讨厌这两种动物,说不上什么具体原因。前者光看外貌就让他生理厌恶;后者,也许源自潜意识里一个隐隐约约的念头——他不想承认自己和这些喜欢自作聪明以致丑态百出的东西同属灵长类甚至还有共同祖先的事实,就像他不愿接受自己是达利欧·布兰度的种一样。

    迪奥憎恨自己的血脉,厌恶自己的出身,嫌弃自己的同胞,做梦都想摆脱人类这个他根本看不上眼的种族身份。一想到自己居然不得不跟某些渣滓杂碎共用人类的称呼,让这些垃圾玩意跟自己相提并论、平起平坐、享有同等的人权,他就一阵阵犯恶心。

    迪奥不想做人,他想超越人类。

    所以,当第一个看似神志不清的人朝他扑来时,比起困惑不解或手足无措,他最先感到的是被冒犯:“畜牲。”迪奥用干净的英腔吐字清晰地说出这个词,一巴掌拍碎了来人的脑壳。并没有爆粗骂脏的意思,只是在阐述事实——人吃牛羊,他吃人,这不知死活与猪狗同级的杂种竟敢犯上攻击他,让他不得不亲自动手,令他深感恼火。

    要知道,能被他亲手所杀,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荣幸:“谁允许你靠近我?”

    头颅发出砸入水泥地的闷响,绽出一朵艳丽的血花,算是这无用生命能为他贡献的唯一价值。

    杀一儆百,懂得明哲保身的人类该尖叫着如潮水般退去了。

    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无数的人类像蝗虫一样前仆后继的涌上来。

    情势开始不对头了。

    看监控转播的时候,迪奥就考虑到这些人大概精神不太正常,但目前这种几乎要被面包活埋的场面还是大大出乎他预料。

    替身攻击?恩雅那种?

    对付这些人不用「暂停时间」也绰绰有余,但保险起见,迪奥不希望身上出现可能被乘虚而入的伤口:“The World!”停住的人类除了直勾勾盯住自己的眼神外没有任何异常,他杀出血路在周身清出一片空地顺带尝了几个人的血——普通人,既未感染病毒也没有被替身操纵的精神能量波动。

    射程距离如此之大,操纵人数如此之多,应当是精神力很强的替身,不该一点迹象都没有。

    怪事。

    他无暇分心细思,时间只能暂停9秒,很快恢复了流动,而这座现代中小型城镇的20万常住人口正源源不断地袭来……

    就算是蚂蚁,也有啃掉猛犸象的可能……

    更糟的是,现在是白天,他必须腾出一只手打伞,还得防止伞被蝼蚁们撕碎。

    稍微,有点麻烦了啊……

    被区区口粮凭数量优势击败,他的尊严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现在,无论是青蛙小便还是猴子,都不足以使他充分发泄想破口大骂的情绪:“嘁。”迪奥折断路牌握在手中:“比承太郎的裤子还低级的货色,就用这个砍下你们的头。”

    很好,没有骂爹,没有骂娘,没有说脏话,而是像个有教养的上流社会人士一样用了很贴切的比喻句。

    优雅,永不过时。

    他挥起路牌像一阵金色的风刮进人群,鲜红的喷泉是专为他开的香槟。
新书推荐: 萧总,你老婆的马甲有点多 抗战:从四行仓库开始 无须置疑,我即多元宇宙主宰 至尊神豪SSSSSR 神豪:千倍馈赠,学霸争相为我买 精灵文主角,哪有种田香 天地都复苏了,我刀修很合理吧? 不朽僵王 原主:穿越者嫌我废,我直接成神 超凡幕后:我只扔下五粒仙丹